小说花若槿,林兰卿《后宫危险男子秘录》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后宫危险男子秘录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良笙写小说

简介:【穿越,宠文,爽文,女强+男强】花若槿,21世纪被男人伤得体无完肤,穿越重生后,从小告诫自己:珍爱生命,远离男人。进宫选妃是宿命,为了在宿命中主宰自己的命运,她熟读大楚律法、宫制、官制、兵法、地理、民俗……居在深宫冷院,时时如履薄冰,意外发现太监总管温静石的巨大秘密,于是,惨遭威胁与监视。但她博学多识、智慧过人,一方面躲避皇上的觊觎、后宫妃子的争斗,另一方面防备男主的步步为营,偷心窃意。………

角色:花若槿,林兰卿

后宫危险男子秘录

《后宫危险男子秘录》免费阅读

雕花的木质侧窗半开,透进一丝薄风,轻轻地撩了撩闺房内的月白纱幔。

靠窗的紫檀长案上,放着高高的烛台,烛火摇曳几许,一番挣扎之后,反倒愈加明亮了几分,映照得长案上那本厚书封面,字迹了了——《大楚律法全书》。

一张画有青荷白莲图案的屏风将里间的卧榻隔开了。透薄的屏风上映出一坐一站两个女子的倩影。

花若槿端坐在红木雕花梳妆镜台前,母亲拿着香檀木梳一下一下地亲自为她梳着如瀑的墨发。

镜中,这个眉目忧伤、年龄刚逾40岁的美貌妇人是她在大楚王朝的母亲林兰卿。啪嗒,林兰卿的泪水滴落在花若槿的头顶,接着两只温软的手沉沉地覆在了她纤薄的肩头,“槿儿,莫要怪你爹爹,他也是被逼无奈,要怪便怪娘亲只生了你一个女儿,入宫选秀……是……是你的宿命”。

善良,柔弱,乖顺,这便是花府主母林兰卿。

正是因了这样的林兰卿,花若槿的父亲当朝正二品文臣花镇豪娶了9个妾,生了14个儿子,7个女儿。

7个女儿中只有花若槿一个是嫡出,进宫选秀的确是她的宿命。

镜中清纯似粉莲的十四岁少女眼眸晶亮,勾了勾嘴角,然后抬起如脂玉般的柔荑轻放在了林兰卿的手背上,“娘亲不必自责,女儿谁也不怪,身为花家的子女自当为花家分忧”。

林兰卿点了点头,一时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只抬起手爱怜地抚摸着女儿的长发。

花若槿起身,钻进母亲的怀中,语声满含担忧,“女儿进宫之后,最放心不下的便是母亲,那些个下作户不知道又要怎样欺负您”。

林兰卿含泪笑了笑,用手轻轻拍着女儿的背,柔声宽慰道:“放心吧,有你哥哥们在,她们……也不敢太放肆”。

哥哥们也并非时常都在,可花镇的那些妾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唉,她这个母亲啊,何时能硬气一回?拿回她当家主母的气势?花若槿心头戚戚一叹。

母女俩又说了诸多体己的衷肠话,林兰卿见时辰不早了,便温声嘱咐花若槿早些歇息,明日便要进宫,琐事繁多,得养足了精神。

其实,林兰卿心里是极不愿女儿嫁给当朝皇帝的,一则皇帝年岁和她差不多大,都可以做槿儿的爹了,二则,这个皇帝无比荒淫,三宫六院的嫔妃不计其数,他还不满足,依旧见一个宠幸一个,宫中但凡有些姿色的,只要被他看见,一定难逃其魔掌。

槿儿嫁过去,且不说有没有机会得到宠爱,甚至连活命都艰难。

自己的夫君花镇只9房妾室就已把她这个正妻欺辱得心神憔悴,想想后宫那数以千计的莺莺燕燕还不得把她的槿儿嚼得连渣都不剩?

林兰卿非常后悔没有从宫里请来一些会作派的老人儿,精心教导槿儿,让她会使些心机,藏些城府。她不求别的,只求她的槿儿能好好活着。

现在想这些已经没用了。

林兰卿哀叹一声,从今往后,她只能多吃些斋,多念些经,好好求观音菩萨保佑她的乖女儿。

林兰卿前脚刚离开,花若云和花若娇两姐妹便姗然而至。

“瑾妹,入了宫可别忘了我们这些好姐妹”,花若云拉起花若槿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亲昵地摩挲。

好姐妹?

花若槿觉得自己的耳朵快要吐了,她分明记得8岁时,正是这位好姐妹将她推入了后院那结了薄冰的莲池内,把她活活冻死的。

后来,共同生活在花府屋檐下这么多年,她也从未发现她们对她“好”过。

小时候,花若云一直以为将来进宫选秀的是她,因为人人都说她是花府女儿中最漂亮的一个。

为此,小小年纪的她时常端着架子在众姐妹们面前立威,眉眼冷逼地看着大家说,谁敢对她有一丝不敬,有朝一日她成了皇后,定然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毁了她的容,哪怕她们是亲姐妹,也绝不放过。

谁知,直到她十一岁那年,父亲花镇才亲口告诉她,只有嫡出之女才有资格参加选秀。

花若云为此发了好几天的小姐脾气,后来,独自一人把花若槿骗到后院的莲池边,趁她不备时,狠狠地推了下去。

因是寒冬,府里的主仆大都往屋里躲,极少出门,整个花府都透着一股阴冷。待被人发现时,花若槿已经周身发紫地漂在了莲池上,与周围的残荷、薄冰冻结在了一起。

人人都认为她活不了,可是林兰卿却疯了一般紧紧抱着如冰的女儿,怎么也不肯撒手,在盖了层层厚棉被的被窝里暖了一夜后,花若槿竟然在林兰卿的怀里醒了过来。

在花若槿的印象里,那一次,是林兰卿人生中唯一的一次强悍,任谁都不能将她的爱女当作夭折儿速速处理掉,所以,“花若槿”才有了重活的机会。

六年过去了,回想起在冰冷刺骨的莲池里挣扎时的恐惧,花若槿仍旧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她自自然然地从花若云的手心抽回了自己的手,微微笑道:“若槿自然不会忘了‘好’姐妹们”。

花若云欣慰一笑,只是那笑意幽深得让人探不到底。

“瑾姐姐若是做了贵妃,甚至是……皇……我们花家姐妹可就沾光了”花若娇上前挽住了花若槿的手臂,满脸都是憧憬。

若槿的目光闪了闪,有模有样地拍了拍若娇的手背,像亲昵的姐妹那样笑道:“但愿如此”。

见若云和若娇还有继续逗留的意思,若槿适时打了个呵欠,便以乏了为由,将二人客客气气送出了门。

花若云刚刚转身背向花若槿,脸上瞬间换了另一副表情,一双柔情桃花眼里射出两眸冷光,看得花若娇心头一惊。

花若槿关上房门之后,背靠在油亮的红木大门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的“好”姐妹们,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若槿进宫只求一件事情:被打入冷宫。

                           

原创文章,作者:良笙写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ogotyd.com/books/10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