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批辛二爷,影后踹不掉的狗男人刘富金 刘总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疯批辛二爷,影后踹不掉的狗男人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鱼秀

角色:刘富金 刘总

简介:【偏执+病娇+双C+甜宠+追妻】主持:七夕你会在圈内找对象吗?七夕慌忙摆手:不了不了,家里养了‘狗’咬人疼的狠。主持:???颁奖典礼后台,七夕被辛二爷堵在换衣间,在她脖颈锁骨前印下细密的红痕。但上台领奖时,她身上的痕迹早已被掩盖的干干净净。台下的辛二爷看着台上明艳的她,舔过自己的犬齿,眉目尽显遗憾,啧,又是不能被公开的一天。 又舔了舔自己的唇瓣,倒也无妨,今晚他可以得到更多的补偿……

疯批辛二爷,影后踹不掉的狗男人

《疯批辛二爷,影后踹不掉的狗男人》免费阅读

幸福感私人会所停车场。

“我可警告你,一会儿把你那驴脾气给我收着点儿,好好的给刘总道歉。”

高义朝着车窗外掸了掸烟灰,恶狠狠的语气,连带着看着七夕的眼神里都带着算计。

“嗯。”七夕回答的心不在焉,十分敷衍。

她并没有看到他的神情,她的关注点在幸福感那三个光亮的大字上。

天华市那么多酒店不去,为什么偏偏是幸福感呢?

幸福感是天华市最高端的一家会员制私人会所,能成为会员的非富即贵。

然而这偏偏是那个人的地盘。

更让她觉得讽刺的是,这幸福感的名字还是她家那小傻子起的。

在她最落魄低谷的时候,不仅要来到被小傻子亲笔提名的地方,还有可能看到那个对她一脸冷漠的男人。

她忍不住心想,是不是她真的很不讨喜,所以才会让那么爱笑的一个人,在面对她的时候都笑不出来。

七夕撑着脑袋看着车窗外,嘴角不自觉扬起一抹嘲讽。

“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要是你得不到刘总的原谅,你就等着被彻底封杀吧,以后还想要当什么影后,都做梦去吧。”

高义也没管七夕有没有在听,自顾的继续说着自己的话,反正过了今天,七夕以后都必须得乖乖的听他的话。

他看着七夕冷艳的侧脸,不自觉的舔了舔唇,喉头不不自觉的做着吞咽的动作。

不着急,等过了今晚,过了今晚……

高义虚眯着眼睛看着七夕,眼里除了算计,还有着欲望。

高义的手机响起,他立刻接起了电话,应了两声后下了车。

七夕知道这是送邀请函的人来了,毕竟幸福感这种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高义拿上邀请函后打开了七夕那一侧的车门,让七夕下车。

“这可是张瑞花了大价钱,托了很多关系才搞到的,事后记得要好好感谢她。”

高义提醒的说道。

七夕看了看他手中的邀请函,又看了看他,抽走了邀请函什么话也没有说,朝着幸福感的大门走去。

该感谢的她自然会感谢。

如果说别人的大波浪、黑色长裙、细高跟是风情万种,妩媚动人。

那七夕的大波浪、黑色长裙、细高跟则是冷艳,高不可攀。

七夕走到门口,门口守着的保镖即没有拦着她,没有检查她身上携带的东西,更加没有看她的邀请函。

恭敬的向她行礼后便让开了路。

七夕朝保镖们微点头,以示礼貌,随后昂首挺胸的走进去。

等七夕进入以后,门口的保镖才点开耳麦上的通话键。

“汇报,七夕小姐进入会所。”

保镖的汇报消息,被传送到了幸福感的顶层,是辛家保留的私有空间。

偌大的弧形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身姿高大笔挺的男人,玻璃上映着男人邪魅俊逸的脸。

男人淡然地喝下一口红酒,舌尖舔过自己的犬齿。

眼里是兴奋,有克制。

“呵呵,小七夕啊,好久不见。”

楼下的七夕来到五楼刘富金的包房。

大的像个宴会厅似的包厢里有着许多男男女女。

男人虽不多,但长的高矮胖瘦参差不齐,在油腻和猥琐方面那是各有千秋。

女人很多,但很单一,都是肤白貌美,青春靓丽。

知道的知道这是个女演员交流会,主要是刘富金内选下部戏的女演员,不知道还以为是在选妃呢。

将选角这么重要的事定在晚上,而且还是在私人会所里,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不过她也不是来参加选角的,她只是来道歉的。

谁让她因为差点儿断了刘富金的子孙根,导致她现在被全行业封杀呢。

七夕目的明确,看见双臂搂着美女,挺着个啤酒肚,顶着地中海发型的刘富金,便大步向他走去。

“刘总。”七夕身高一米七三,又踩着一双七公分高的细高跟,比刘富金还高了一个脑袋。

七夕靠近他时,他还得扬着头看七夕。

原本笑的放荡的刘富金看见七夕那张脸时,胯下忍不住的一疼。

只是看了她一眼,继续跟身边的两位美女亲亲我我。

七夕见刘富金不理她,她也不生气,意料之中的结果,他没叫人把自己赶出去已经算是给面子了。

当然,她可不认为自己在刘富金里这里有什么值钱的面子,没赶她走不过是想为难她一下罢了。

“刘总,我是特意来向您道歉的。”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

自我保护有错吗?没有!但人在资本下,不得不低头。

听见七夕这话,刘富金的眼神才再次落在了七夕身上。

“道歉?呵,七夕小姐就这么来道歉,未免也太没有诚意了点儿。”

刘富金双臂放开两个美女,示意她们先离开,两位美女看了看七夕,最终也没有说什么,懂事的离开。

七夕想了想,她这么干巴巴的来道歉,确实是没有什么诚意。

她就该抄个棍子,再送他两个大头包。

但她现在不能这么做,脸上挂着谦卑的笑容说道:“刘总,您看要不明天我给您送束鲜花、果篮到您府上?”

刘富金:“……”我他么又不是有什么大病。

七夕见刘富金脸色转黑,想了想继续说道:“这次是我疏忽了,太心急着想见刘总,忘了准备道歉礼。”

“要不然我给您表演一个胸口碎大石,您看如何?”七夕嘴角微微上扬,自信的看着刘富金。

刘富金:“……”

任由着七夕自己装傻充愣,结果只会是他讨不着个好处。

刘富金叫住一个正路过的服务员,服务员手中的托盘里放着八杯鸡尾酒。

“今天七夕小姐要是把它们都喝了,之前的事儿,我就不追究了。”刘富金挑衅的看着七夕。

七夕看了看服务员手中托盘上的鸡尾酒,颜色各异,但酒精度都不低。

这几杯喝下去,她还真不一定能扛的住。

七夕丝毫没有由于豪爽的将几杯酒一口气都喝了下去。

从进门起她就想好了,她想赌一把。

赌那个男人是不是还会如同那时一样,对她冷眼旁观。

                           

原创文章,作者:鱼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ogotyd.com/books/120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