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偏执霍少的暗黑萝莉》霍离孑 薄鸢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偏执霍少的暗黑萝莉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vampire-

角色:霍离孑 薄鸢

简介:【慢热文】【甜宠爆爽】以你之名,病名为爱—霍离孑上一世,薄鸢受到继妹的背叛,到死才明白霍离孑的心意。重获新生,她牢牢的抓住老公大大的裤腰带,死死的勒紧他!本以为获得新生是上天眷顾,却没想到一切早在暗中标注价格…两人能否披荆斩棘,换来彼此的一生守护…这次换我奋不顾身守护你—薄鸢【偏执忠犬大狼狗VS霸气暗黑小萝莉】

偏执霍少的暗黑萝莉

《偏执霍少的暗黑萝莉》免费阅读

风岛,一间阴冷潮湿的铁皮屋子里,女孩苍白病态的躯体瑟瑟发抖。

这时,一声铁门震动的声音响起,铁门的开启让阴冷潮湿的屋子透进一抹光亮。

薄鸢下意识的抬起头,却看到了熟悉的人。

是薄柔和季枫来了,她们是来救自己吗?薄鸢下意识的觉得,她们不像是来救自己的,倒像是…来害自己的!

薄鸢刚想开口,只见薄柔和季枫嘴角上挂着笑,薄柔娇媚的声音响起:“姐姐,怎么样?你不是最怕黑吗?在铁皮屋子里待的这一个月,滋味好受吗?”

薄柔看着薄鸢一脸惊恐的样子,讽刺道:“你啊,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霍离孑对你可真好啊!好到就算你把霍氏集团的机密文件偷走都舍不得动你一个手指头,只不过他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已经飞回英国了!这下谁都不会救你了!杀了你,薄氏集团董事长的位子就是我们的了!”

薄鸢瞪着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季枫:“季枫,你快告诉我,不是这样的!”

季枫冷笑一声说道:“薄鸢,你还真是傻?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我不爱你,自始至终我爱的只有柔儿一个,不出意外的话,解决掉你,我和柔儿下个星期就要订婚了。

如果不是你还有利用价值,你觉得我还会理睬你吗!”

薄鸢听到后愣住了,慢慢的回想所有的事情,然后喃喃道:“原来是这样,好啊,好啊,你们有种!我薄鸢真是傻了,竟然会与你们这群豺狼作伴!”

薄柔听到后冷笑一声,满脸阴狠的看着薄鸢说道:“我们是豺狼又怎样?你也好不到哪去,霍离孑对你那么好,最后不还是被你这个白眼狼利用,把霍氏集团的机密文件交到我们手里,霍离孑的公司损失了两个亿啊!

还有,你还记得你送给你爸爸的营养品吗?那里面早就被我给掉了包,换成了别的东西!至于是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薄柔令人发指的笑声响遍了整间屋子,隐隐约约的回声让薄鸢感觉到害怕,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回想起自己和蔼可亲的爸爸,本以为是突发心脏病去世的,却没想到是被薄柔这个白眼狼给害死的!

薄鸢强忍着身体的颤抖,冷冷的阴笑着,脸上流出两行清泪:“季枫,薄柔,你们好啊,你们真是厉害!不过,你们不是说霍离孑不会来吗?那是什么?”

薄柔和季枫脸色一变,然后二人转过身,却没想到薄鸢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玻璃碎片,狠狠的划进薄柔的脖子里,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把薄柔一脚踢开。

季枫听到薄柔的惨叫声以及被薄鸢踹飞出的身体,急忙跑到薄柔的身边,直接用手按住薄柔的伤口,把保镖都叫了过来,自己抱着薄柔跑到另一艘轮船上去。

可薄鸢怎么会放过季枫,直接疯狂的朝着季枫的方向跑过去,由于从小学习跆拳道,薄鸢的身体的速度比常人都要敏锐,直接躲开了那几个看似健壮其实身体的反应速度慢极了的笨蛋。

薄鸢使出全力,一脚把季枫踹倒在地,季枫直接踉跄着趴在了地上,而薄柔由于惯性,直接被甩飞在地上。

而此时的季枫听着薄柔喊疼的声音,心里慌乱极了!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直接朝着薄柔跑去。

他忘记薄鸢是练过跆拳道的人了,可能是软骨散失效了,不然薄鸢不可能转身反抗!

薄鸢看着季枫跑过去,也发疯似的朝着他们跑过去,手上的玻璃刚想划向季枫的脖子,却没承想一阵枪声,子弹穿进了她的胸膛。

薄鸢一下子瘫倒在地,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耳边似乎传来了霍离孑的喊叫声,她想,是不是霍离孑来救她了!

可惜,她等不到了!

薄鸢看着面前隐隐约约像自己跑过来的身影,然后俊俏的脸庞呈现在自己的眼眶里,薄鸢笑了笑,原来真的是他!

薄鸢嘶哑的声音响起:“对不起…”

霍离孑搂着薄鸢,像是疯了一样快速奔跑着,季枫和那几个保镖早已经被霍离孑的人给制服了。

“阿鸢,不怕,一定会没事的,我带你回家!不要睡,你千万不要睡!”

到底是薄鸢快要死了,出现幻觉了?还是霍离孑这个家伙哭了,她竟然听到了霍离孑的哽咽声。

薄鸢听着霍离孑的声音,渐渐闭上了眼睛,她在想自己死了,霍离孑会不会伤心难过?

薄鸢想着想着,眼皮越来越沉,身体被一个人拉入怀里,好温暖,薄鸢想着,最后闭上了眼睛。

就这样,薄鸢渐渐没了呼吸,薄鸢死了,她最终死在了霍离孑的怀里…

而霍离孑感受到怀里的人无声而软绵的身体,他知道,他的阿鸢再也不会回来了,霍离孑搂着薄鸢的尸体,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嚎着…

……

等薄鸢再次醒来时,却看到了另一番光景,这里应该是雪山,大雪纷飞,冷风吹的呼呼作响,她看见自己的尸体静静的躺在一口巨大的冰棺里,而冰棺的另一头则是霍离孑,薄鸢惊讶极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死了吗?

她慢慢的走到霍离孑的身边,看着霍离孑猩红的眼眶,想要摸摸他的脸,却发现自己的手掌穿过了他的身体,自己是怎么了?难道自己现在只是虚无的魂魄吗?

薄鸢苦涩的笑了笑,然后静静的坐在霍离孑的身边,看着霍离孑的模样。

许久,薄鸢才听到霍离孑的嘶哑声音:“阿鸢,你怎么这么狠心啊,竟然想要抛下我一个人离开!欺负你的坏人我都杀掉了,薄氏集团也被我给毁掉了,他们那群坏人,再也不会欺负你了!

为什么,为什么啊!你一定要等着我!

阿鸢,死了,你也别想摆脱我!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薄鸢听到霍离孑的话,目光顿了顿,然后就看到霍离孑慢慢的走进冰棺里,慢慢的躺在自己的身旁,搂着自己的尸体,嘴角挂着一抹笑容,然后闭上了眼睛。

薄鸢惊恐万分,她大喊着,不让霍离孑给自己陪葬,可是根本没用,一点用都没有,她什么都做不了,她只能静静的看着,看着霍离孑把自己活活的冻死在冰棺里。

薄鸢撕心裂肺的喊着,让霍离孑不要这样做,可是根本没有办法,她就像是一个观看电影的路人一样,静静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薄鸢看着冰棺里的男人,悲凉的笑了笑,伸出颤抖的手停在了霍离孑的额头上:“霍离孑,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一片深情!虽然我现在说的有些晚了…”

薄鸢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就感觉有些晕眩,紧接着一阵白光遮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再然后,薄鸢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眼前所呈现的是一个很熟悉的地方,慢慢的起身,看着面前的一切,然后呢喃道:“这里,不是囚禁自己的琉璃屋吗?想当初,这可是霍离孑亲手监督搭建的,用了上好的琉璃瓦和白玉制作而成,房间里晶莹剔透,梦幻极了,再加上房间里遍地的鲜花,每天都会有人重新放置新的鲜花,打扫的也是一尘不染,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人间仙境!”

薄鸢苦涩的笑了笑,刚才的白光难道把自己带到了琉璃屋吗?

真是可笑啊!薄鸢现在竟然想要回到霍离孑的身边,只可惜,她已经死了,这里应该是幻境吧!

真的也好,假的也罢,薄鸢现在就想好好参观一下,霍离孑曾经给自己建造的像宫殿一样的房子。

薄鸢慢慢的从床上起来,唔~好柔软的触觉,没想到死了还能感受到!这床实在是太软,太舒服了!

薄鸢踩在通透的琉璃地板上,闻着房间里的花香,嘴角扬起一丝浅笑,这里真的是好美啊!连空气都是甜丝丝的味道~

薄鸢就这么想着,想着自己曾经在这里的点点滴滴,人啊,总是到了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

忽然,精致的白玉镂空门被人打开,薄鸢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却没想到,竟然是霍离孑!

薄鸢就这样干瞪眼的看着霍离孑,该说不说这臭男人真的是很帅,唯一一点就是脾气太臭了 。

薄鸢也不管霍离孑啥样了,直接走到霍离孑面前欣赏着面前男人帅气的身体。

瞧瞧这臭男人,死了穿的都这么好,这西服穿的真板正,瞧瞧这结实有力的臂膀,这小窄腰,还有这大长腿,啧啧啧,死之前怎么没欣赏到这臭男人的帅气呢?

脸还是那么帅,一点都没有那些奇奇怪怪的斑点,这嘴唇,还红彤彤的,这么有气色呢?

薄鸢也不管什么了,直接就开始在霍离孑身上四处揩油,小手开始不安分起来,沉醉在面前迷人的身材中,完全没有注意到男人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直到薄鸢开始将手伸进霍离孑的衣服里,薄鸢摸着霍离孑那坚实的八块腹肌,心里想着这手感也太tm好了,绝绝子啊绝绝子!

感受着薄鸢越来越不安分的手,霍离孑一把拽住薄鸢的手:“你在干什么薄鸢!”

此时的薄鸢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度,心里一惊。

“死人还有温度吗?更何况冻死的死人?”

刚想说些什么就被霍离孑一把抵在墙上,略有侵略的口吻在薄鸢耳边响起:“怎么?难道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和我履行夫妻义务吗?”

薄鸢听着霍离孑的话心里一惊,刚想说什么就被男人带有侵略和强势的荷尔蒙气息给堵住双唇。

                           

原创文章,作者:vampir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ogotyd.com/books/12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