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忆 李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先婚后爱:南少倒追成瘾》最新章节

小说:先婚后爱:南少倒追成瘾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宁小窝

角色:顾忆 李嫂

简介:起初,南寒川漠然置之的告诉顾忆“这只是个游戏,别太当真”顾忆在他身后问“如果你能爱上我呢?”结婚两年,顾忆终于攒够失望决心离婚,南寒川慌了,他早已经沦陷在她的深旋里不可自拔,唯一的解药就是顾忆。她远离他,南寒川声音低沉哄她靠近,在她耳边亲昵“宝贝原谅我,嗯?”直到女孩沦陷在他的怀抱里。他弥补她所有遗憾,给她世人皆知的婚礼,把顾忆捧到与星际并肩,高低宣布……

先婚后爱:南少倒追成瘾

《先婚后爱:南少倒追成瘾》免费阅读

夜色逐渐黑沉,月亮被乌云覆盖。

微弱又有力的光亮伴随着黑夜发出耳鸣的雷声。

坐落在璟国中心最豪华的居所,帝苑一整个被压抑感笼罩。

身材单薄的女孩挽束着直发站在庄园一楼,灯火通明,诺大的居所冰冷的墙壁让人感受到巨大的孤寂感,而顾忆早已经习惯这种生活,整整两年,又怎么能不习惯。

揪着手腕处丝质的衣料,顾忆一直在做思想准备,这对她来说是难以启齿又是放过自已的最佳方式。

她与南寒川的婚姻该有个了结。

那个曾被逼与自已结婚两年,权势滔天却唯独不爱她的绝色男人——南寒川。

是顾忆心底再也不愿触碰到的伤。

两年里她尽力做好南太太,可再喜欢南寒川,再热络,依旧如此证明着,南寒川不爱她!

谁都知道这个事实。

可,她爱南寒川,身边的人谁都知道。

站在客厅里攥紧手指。

抬头看着外面像天空倾倒下来一般的大雨,难过涌上心底。

雷声吃紧,似乎环绕在庄园周围的雷声久久不消,客厅里的沉郁似乎又增加了些。

顾忆害怕打雷,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可顾忆不确定,南寒川,是否知道,所有关于她的事情,南寒川都不屑于了解。

因为他厌恶她,是从始至终。

不过已经不重要了。

顾忆站的地方,刚好可以看到外面打在玻璃上的急雨,就像她,即使拼命的砸在玻璃上,想要挣脱进来,却怎么也抓不住身在玻璃内的人,他始终无动于衷。

这一切,还要从两年前的事情说起,她也不懂为什么,南煜褚偏偏选中了她,是那个必须与南寒川结婚的人,逼迫孙子南寒川娶自已。

也如愿,因为七年前的一场相识,顾忆喜欢南寒川,同意了!

可如果知道现在这种结局,顾忆宁愿不去七年前的那场酒会与南寒川的一面之缘。

谁都爱南家的高贵势力,爱南寒川倾国倾城的男人。

南寒川也确实那样炸眼,像最高最亮的那颗星,谁也不可靠近,谁也不敢靠近。

以为期待了很久的那场人生中的婚姻是盛大的,是摆满满天星……

却从也不曾想,两年前的这天,她的落差有多大。

眼泪落到脚踩的地毯上被吸干,瞬间没了印记,也如现在的顾忆,该是结束这本就被酒桌上谈笑交流的闹剧,开始普通的生活。

两年前,那是一场不被所有人看好的名为联姻的婚礼!

外面传言说南寒川手段毒辣。

南氏集团唯一继承人,手段身段都皆顶端,无人敢与之并肩,他完美的无可挑剔,唯独不近女色。

对南寒川来说,娶她,也确实是被爷爷所逼,并无其他。

小小的身子在空旷的别墅里显得即悲又伤,其实她早该习惯。

早在之前,医生就给出建议,离婚或许对顾忆的病情有所帮助,因为喜欢,顾忆还是坚持到现在。

眼睛已经染上了薄雾,眼泪总是不听使唤,索性闭上眼睛,坐在沙发上抱紧身子,缩成一坨。

脑子里荡过这两年的所有,让她害怕和心悸。

听着外面并不太好有点压抑的雨声,夹杂着微弱的雷音,身体的害怕和难过更加明显,因为雷声渐大,她微抖着肩膀,手抓死了衣服,似是要将身上的薄衣铮断。

顾忆心里苦笑,南寒川凭什么娶一个这么普通的她呢?只这一个原因仿佛就能让两年间的冷落说的过去。

两年前的命运把他们绑在一起再到现在下定决心的决定离婚,都好像是顾忆应在人间渡劫一样心翻滚的疼痛。

这个游戏的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她还是尝试了。

以至于现在陷得更深,好脱身,可心却再难回正。

颤抖的身子强撑着起身,衣服上的褶皱已经变得明显,却无言顾它。

“夫人,外面还下着雨”

顾忆并没有因为李嫂的话停下外出的脚步。

她脚下踩着一双拖鞋,发饰像个居家小女人,她在尽力当好南寒川的老婆。

可南寒川是最不想她成为南太太的人。

可谁也无法否认的是,顾忆确实很美。

即使不修边幅,也能让人把倾国倾城这个成语用在顾忆身上。

可偏偏南寒川不会多看顾忆一眼。

李嫂,是帝苑的管家,也是除了顾忆,唯一一个生活在帝苑的女人。

如果帝苑没有了李嫂,或许她在这里更加难过。

双手更加抱紧了自已。

“我没事”

声音轻薄却又让人听的清楚,继续迈开的脚步像是没有了力气只在慢慢耗尽电量的机器人。

只是机器人的心不会疼!

见女孩执意往外走,李嫂拿起一件衣服披在顾忆肩膀上。

望着顾忆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这两年顾忆的状态,李嫂最清楚不过,但也只能满是心疼。

走到庄园外,寒风刺骨,单薄的衣物与现在的大雨雷声天气实在不符。

顾忆没有任何表情,站在那,眼神有些空洞又好像有些期待。

她知道,南寒川一定会回来,不是因为今天是和他的结婚纪念日,而是因为今天是南寒川逼迫她离婚最佳的一天,去年也是如此。

外面很空旷,安静的雨声没有杂音让人更显无助,雨滴飘落在女孩身上的感觉已经不知道是凉还是疼。

她的双手垂下来,捏着衣角,不知在想什么,不知南寒川几点才会回来,就只这样站在这等着。

顾忆一向也猜不透南寒川。

想到这,顾忆鼻子一酸,其实早就已经习惯了要压抑情绪习惯了独自调整这段情感。

过了不知多久,顾忆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腿麻的快要站不住了的时候。

一辆黑色凯迪的车灯刺向顾忆的眼睛,她虽不懂车,也知道是南寒川回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宁小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ogotyd.com/books/12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