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瑾 陈泽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嫁给暗恋对象以后》最新章节

小说:嫁给暗恋对象以后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北街北华

角色:李瑾 陈泽宇

简介:初遇,她土肥圆,他丝毫没有嫌弃,处处帮助;再遇,两人误打误撞结婚。她以为是缘分,他却别有用心。他以为是交易,筹码竟然是自己。

嫁给暗恋对象以后

《嫁给暗恋对象以后》免费阅读

李瑾坐在咖啡厅的窗户边,静静地望着窗外扶着自行车的少年,高挑,冷峻,和记忆里的男生有些相似,不过,他已经十年没有出现在李瑾的生活。少年被少女扯着袖子,似乎有些不耐,但是下一刻,女孩子踮起脚亲了一下男生,男生脸红了,骑着车飞快逃离现场,只留下笑得甜蜜的女孩。

李瑾看着大胆炽热的女孩,有些后悔,要是当初自己大胆一些,是不是就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当初她和男生相处时间不多,她胆子小,自卑,只知道他的名字,其余信息知道的不是很明白,再加上那时候事情繁杂,错过了时机,以至于他失踪十年,她都没地方搜寻他的信息。

“你好,我是陈泽宇。”

沉稳的男声从对面传来,李瑾转头看着对面西装革履的男生,眼泪迅速溢满眼眶,无声地盯着男生。

陈泽宇有些奇怪,眼前的女孩怎么用这种眼神看自己,自己好像并不认识她。再次开口,“你好,我是陈泽宇。”

女生嗫嚅着,激动地说,“我知道!”

“关于协议结婚的事,我想,我助理应该已经跟你说清楚了。”

拿出一张纸,“唰唰唰”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男生修长的手签下了名字。

“还有其他要求吗?没有就在上面签字。”

不带温度的话语传到李瑾耳朵里,李瑾猛地清醒。

她今年25了,爸妈看她没有谈恋爱的苗头,有些着急,让她去相亲。一连参加了好几场相亲,李瑾有些疲惫,态度也很消极,她不知道是不是缘分不够,要么看不上对方,要不就是对方看不上她。

“爸妈,我真的不急,还小,慢慢来吧!”

“不行,赶紧去,别让我抽你。”李妈推着李瑾出门。

对方是个戴眼镜的男生,看了看四周,神秘地说,愿不愿意签个协议,假结婚,条件很好。

李瑾下意识以为这人是骗婚的,或者是同性恋,有些惊诧,“不好意思,我不当同妻。”她不反对同性恋,但不拿感情当回事,随意交易的人,她是真看不上眼,转头就走。

男人拉住李瑾,小声说,“唉,我不是,我就是想找个假结婚的人,不是,是我们上司。”

李瑾置之不理,却听到男人失望地说,“唉,陈泽宇唉,华信公司的公子哥,怎么就找不到合适的呢?”听到陈泽宇的名字,李瑾傻在了原地,“是那个陈泽宇吗?是真的吗?”

“你说什么?”李瑾返回,“陈泽宇?”

男人看见有希望,和李瑾说,“你要先保密,不能随便透露消息。”

李瑾点头,男人将具体情况讲了一遍,说自老总需要一个合适的妻子,假装结婚。

李瑾不在乎他说的利益,抱着试试的态度,李瑾答应,决定和“陈泽宇”见一面。没想到,时隔十年,终于见到了。

低头看了一眼,是一份结婚协议,上面大大小小列了无数条,李瑾粗略阅读了几条协议:1.乙方自愿与甲方结婚,婚后乙方甲方互不干涉私生活,婚后满一年,甲方乙方均可提出离婚,双方必须同意。2.乙方在约定期内,必须配合甲方。3.离婚后,甲方支付乙方300万损失费,乙方无条件接受。4……其余无非都是遵从甲方意思。

李瑾看见300万,指着这一条,轻轻开口,“我不需要钱。”

男生轻蔑地看了一眼,“话别说太早,离婚后如果你不需要,你可以捐掉!”

“那好,我没有问题,协议什么时候生效?”说着大方写下自己名字。

“如果没问题,今天正式生效,记住,遵守协议,互不干涉,不要做协议上明令禁止的事情!”这次的语气带点提醒的意思。

“知道了。”

男生拉开椅子转身离开,没有再看一眼女孩,毫不留情。

笔挺的西装穿在身上,没有一丁点儿褶皱,头发被打理得一丝不苟,鞋子擦得锃亮,步履不急不缓,一步一步踩向李瑾心里。

李瑾望着男生的背影,盯着协议书上的名字,鼻腔里满是薄荷的清香味,冷冽却又让人上头,一如初见那时候。

男生身影消失不见,李瑾才默默开口“陈泽宇,好久不见!”

咖啡厅外,学生们三三两两结伴放学,李瑾叹气,“十年了,三中终于改了校规。”

思绪回到十年前的三中,那时候,少年少女一如窗外的那群学生,肆意潇洒,各自怀揣着难以言说的心思。

九月开学季,又到了新生军训的时候。

操场传来整齐的口号声,一向以严厉,高标准闻名昌平的三中,军训也丝毫不懈怠。军训请的教官都是从炮兵团里出来的,个个严肃威武,身姿挺拔,眉眼间都是坚毅的目光。

这届高一有12个班,成绩最好的1班是精英班,享受着最好的师资和待遇,这点从军训划分的场地就可以看出来。

上万平方米的操场暴露在阳光下,整个操场都散发着闷热感,唯一可以遮阴的地方被1班占去。其他班的学生只能眼巴巴望着,军训才开始两个小时,不少人就已经在心里求雨,但是老天不眷顾,天气预报显示,未来几天都是艳阳天。

李瑾所在的7班,成绩不好不坏,自然没有得到偏爱。此时的她双眼目视正前方,脸蛋通红,双手贴着裤缝,双腿站得笔直,但经不起细看,因为她的小腿一直在抖。

李瑾长得比较胖,个子又矮小,站在第一排,阳光毫不怜惜地洒在李瑾身上。额头的汗珠不停滴落到眼睛里,让李瑾感到刺痛,她拼命眨眼睛,试图缓解一下。

“报告教官,擦汗!”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打报告擦汗,李瑾尝试开口,多年的自卑却使她犹豫。她不愿意别人的目光望向自己,所以忍着不说。

李瑾的自卑感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

她生出来白白胖胖,李爸李妈高兴地起名叫“李瑾”意味着纯洁无暇的美玉,爷爷奶奶觉得应该起个小名,配上白胖的李瑾,于是叫她“元宝”。

没想到,叫着叫着,李瑾真朝着元宝的方向发展,到四岁时,她妈妈惊觉李瑾长得比同龄人胖,于是刻意控制饮食,但爷爷奶奶不同意,说孩子小,吃不好容易发育不良。李爸李妈没办法,只能随着父母的心意。现在的李瑾,整个人白胖矮小,圆滚滚的,五官都挤在一起,整张脸上最出色的大眼睛都给挤没了。

小时候的李瑾让人心生喜爱,挣着抢着被人抱。但是升小学以后,同学们都嘲笑李瑾,背地里叫她“大肥猪”“小胖子”。李瑾虽小,但听多了,总归听到心里,她从心底觉得人们都不喜欢胖子,所以拒绝和人交流,走路也总是低着头。

日头越来越大,李瑾身上黏糊糊的,她感到不舒服,胃里也一阵阵的反酸水。突然,她感到一阵眩晕。

同学们正在练习踢正步,听见“砰”的一声,循声望去,看见第一排的女生倒在地上。

“报告教官,有同学晕倒了!”教官从后排跑过来,看了看李瑾的脸“没事,只是中暑了,班长呢,拿一支霍香正气水过来!”教官大声叫着。

陈泽宇猝不及防被叫到,“到!”“报告教官,我们还没来得及买霍香正气水。”

“没想到这才半天,就有同学中暑。”

教官也是有点无奈,按道理,这是第一天军训,难度不大,还是早上,不应该发生这种情况。挂掉电话,教官让班长把人送去医务室。

“她中暑了,你让医生开点药,照顾一下,你们班主任马上就来。”

陈泽宇看着地上的女生,面无表情,隐隐有些拒绝的意思。教官看不下去“赶紧的,你再不去人家姑娘就醒了!”

同学们一听哈哈大笑,“肃静,稍息,立正,现在给我背军姿动作要领!”教官一声令下,同学们只能服从命令“头要正,颈要直……”

陈泽宇在这样的背景声中,扶着女生走向校医院。

醒来后的李瑾一眼就看出这是医务室,转头一看,班主任坐在旁边摆弄手机。“李瑾同学,你醒了?有没有好一点,你中暑了,学校医务室近一点,所以没送你去医院。”李瑾耳边传来班主任尖锐的嗓音,班主任姓苗,是她们的政治老师,说话嗓门大得惊人,又很细,所以听上去刺耳。

“谢谢老师,我好多了,第一天就给你添麻烦,不好意思…”说话声越来越小,她不想麻烦人,却总是惹麻烦,李瑾泄气了,转过头无声地望着天花板。

“你人没事就好,等会儿你爸妈来接你,你收拾一下。”李瑾没想到班主任会叫家长,连忙出声“老师,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儿就好,我现在就去军训?”“拜托老师了,要不我给我爸妈打电话,让他们同意?”

班主任争不过李瑾,让李瑾打电话。

“对,我现在很好,老师在我旁边,你们不用担心,晚上回家再说。”三言两语打发爸妈,李瑾立刻下床穿鞋,她想当透明人,不怎么习惯别人的目光。

班主任电话铃响起,学校有事,她要先走,也只能同意李瑾回去军训,“李瑾同学,身体要是不舒服,立刻打报告!老师有事先走,你多休息一会儿。”李瑾点头,听见班主任的高跟鞋啪嗒啪嗒越走越远,也倒腾小短腿,跑向操场。

陈泽宇眼神坚毅地盯着一个方向,一手紧贴裤缝,一手抬起放在太阳穴附近,站的有模有样,像棵笔直的小白杨。

                           

原创文章,作者:北街北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ogotyd.com/books/12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