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从蜀山剑派开局最新章节,李扶风 苍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修仙从蜀山剑派开局

小说:玄幻

作者:公子不爱吃鱼

角色:李扶风 苍明

简介:夫剑之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意外降生这片大陆的李扶风被下山除妖的蜀山长老带回蜀山剑派。这辈子,他注定与剑结下不解之缘。长路漫漫,唯剑作伴。当然还有一个看起来不太靠谱的系统。【提示】:本系统跳出六界外,不在五行中。【提示】:本系统不为任何意志形态所改变。【提示】:本系统不提供任何售后服务。【提示】:一切解释权归本系统所有。

修仙从蜀山剑派开局

《修仙从蜀山剑派开局》免费阅读

“扶风,又在偷懒不去练功!”

清虚道长刚从太清殿出来,就看见自己的小徒弟李扶风坐在大殿的台阶上发呆。

李扶风也不回答,就这么半躺着,双肘撑地,仰着头看着白云飘飘,嘴里叼着根野草一下一下的晃着。

直到师傅的头出现在了自己视野里,李扶风才反应过来。

“师傅,你终于出来了,来,坐。”

李扶风赶忙坐直身体,拿手扫了扫身边的台阶,示意自己师傅坐。

同时不露痕迹的将自己嘴里的野草拿掉。

清虚道长笑着看自己的这个不太正经的小弟子,拿手点了点他。

“你呀你……”

没有任何形象的坐在李扶风打扫好的台阶上,和他并排坐着。

李扶风顺势抱着清虚道长的手臂,同时将有些脏了的手在清虚道长的袍子上擦了擦。

“师傅,你什么时候放我下山啊?”

李扶风看着清虚道长,睁大了满是期待的大眼睛。

“怎么又提这事了,还嫌被苍明长老骂的不够吗?”

苍明长老掌管蜀山律德,负责蜀山弟子品行、功过评定,对赏罚提出建议,以及蜀山日常行政事务管理。

平时这等弟子下山的事本不归他管,但奈何,实在是有个别弟子太过顽劣调皮,本事不大胆子不小,竟想凭着掌门弟子的身份蒙混下山,还口口声声说要替天行道,斩妖除魔。

要不是守山长老觉得不对,去禀报了他,估计个别弟子早已葬身妖腹,轮回投胎去了。

虽然后来个别弟子大吵大闹,让守山长老不得清净,但就是不让他下山。

之后,苍明长老便明令禁止,个别弟子没有掌门和他的手谕,严禁下山,并且把个别弟子拉出来当众揍了一顿屁股,此事才得已消停。

虽然,这顿揍管的时间不长,但至少,守山长老清净了。

至于掌门清不清净就没人关心了,谁让那个个别弟子是他的入室弟子呢。

没错,这里的个别弟子,特指李扶风。

李扶风是十六年前,清虚道长下山镇妖除魔后带上山的。

那时清虚道长还不是蜀山掌门,下山除妖,遇到了父母被杀,还尚在襁褓中的李扶风。

本想将他托付给附近的村民,但看见这个一看自己就笑的孩子,最终还是决定将他带回蜀山。

当时的蜀山掌门亲自给这个意外来到蜀山的孩子取名——扶风,寓意扶摇直上,乘风而行。

清虚道长用自己俗家的姓给这个孩子冠姓,于是这个意外来到蜀山的孩子,有了自己的名字:李扶风。

后来,前任蜀山掌门仙逝,清虚道长继任掌门之位。

李扶风的地位也一下从长老弟子上升为了掌门弟子。

虽然自小聪明懂事,但奈何这个掌门弟子对于修仙的悟性实在是差。

八岁开始正式修仙,三年练气,五年筑基,至今十六了,任然还是个筑基后期的小菜鸟,连刚进山门三五年的普通弟子都比不上。

关键还成天叫唤着下山除妖。

十岁那年,刚突破练气后期,便偷摸独自下山了。

要不是苍明长老来的及时,估计坟头草已经六米高了。

再之后,因为屡次骚扰守山长老,在蜀山“翻江倒海”,被告状,被苍明长老当众扒了裤子,一顿胖揍才消停。

虽然当时被扒了裤子揍的时候,在场的都是蜀山长老,都是他的长辈,是看着他从婴孩长起来的,但这件事已经给他年幼且脆弱的内心留下了严重的创伤。

而且最让李扶风生气的是,他的师傅,蜀山掌门,平时看起来一本正经,仙风道骨的清虚道长,竟然在旁边,偷!笑!

这简直就是给他年幼脆弱的内心狠狠的扎了一刀,而且还是钝刀。

虽然后来,掌管律德的苍明长老只是口头骂他,再也没有打过他,但李扶风却像条件反射一样,听到他的名字就跟老鼠见到猫,调皮学生见到班主任似的,汗毛直立。

现在,李扶风听到自己师傅又提到了苍明长老,本来半斜着的身子都直了起来。

悄咪咪斜着眼望左后方看去。

松了口气。

呼,没来。

拍了拍胸脯,撒娇着说道:“师傅,不带你这么吓人的,要是被苍明长老那个黑炭听到我要下山,估计又要骂我了。”

站在李扶风右后方的苍明长老,脸色更黑了,心里哔咕着。

“臭小子,屁股又痒了是吧,等会我要你好看!”

清虚道长带着似有似无的怪笑,脸色表情怪异,就像是很想大笑,却又不得不忍着的表情,看的李扶风一头雾水。

“师傅,你怎么了,干嘛这副表情。”

清虚道长清咳两声,正了正表情。

“没什么,为师问你,你就这么讨厌苍明长老吗,还叫他黑炭,要知道,小时候他可是最疼你的了。”

李扶风摇了摇头,“不是讨厌……”

“哦?”

身后的苍明长老一脸的吾心甚慰的表情。

臭小子,不枉老夫这么疼你,不错。

“是恨!”

说这话时,李扶风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清虚道长差点没被一口口水呛死,苍明长老直接破防,表情僵住。

“谁让他不让我下山,还当众扒我裤子,那年我十岁了,我已经知道羞耻,知道他这事对我造成多大的心里创伤吗?”

李扶风手舞足蹈,表情狰狞,像极了被主人抱在怀里,和别人猖狂对骂的狗子。

清虚道长看到自己弟子这副疯癫模样,扶额叹息。

身后的苍明长老捏紧了拳头。

臭小子,别以为疯了就可以逃过挨揍。

实在是不想重新练小号的清虚道长,打断了李扶风的疯癫施法。

“为师至今还不知道你为什么一心想要下山?”

“斩妖除魔,锄强扶弱是吾辈之夙愿。救民于水火,挽大厦之将倾是我等一生的追求。”

李扶风说的大义凛然,神情激昂。

说到动情处,忍不住站起身来摇头晃脑。

余光不小心瞥见右后方的苍明长老,身子一僵,整个人像是被施了定身符一般。

苍明长老见李扶风发现了自己,也不再沉默。

捏紧拳头,咬牙切齿:“臭小子,挺记仇啊。来,老夫教你什么叫,尊师重道。”

李扶风一跳三步远,一手放着身后的剑柄上,另一手指着苍明长老,义正言辞的说。

“您别过来啊,我告诉您,我师傅在这,我不怕您。”

俨然一副被主人放下的狗子,猖狂且怂。

看见打闹的两人将目光转向自己,清虚道长双肘撑地,抬头看天,和刚才李扶风的姿势如出一辙,嘴里还念念有词。

“啊,这白云真白!”

(⊙o⊙)?

一缕黑线在李扶风头上浮现。

师傅,您能别这个时候装瞎嘛,没看见您徒弟我现在大祸临头。真是的,老不正经,呸。

“臭小子,看你现在能指望谁。”

苍明长老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讥笑,与李扶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突然,李扶风脸上出现了欣喜的神色,手指向苍明长老身后。

“玄心长老您来啦,苍明长老疯了,救我!”喊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

苍明长老扭过头向身后看去,空无一人。

再回过头。

李扶风已经踩着飞剑飞远了。

臭小子!

看着躺地上装死的清虚道长,苍明长老气不打一处来。

“掌门师兄,起来吧。您亲爱的小徒弟又溜走了。”

清虚道长站起身,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满是遗憾的说道。

“哎呀,苍明师弟你大意呀,怎么又让扶风溜了呢,哎呀,可惜呀。”

“行了,老不正经,真是没有一点蜀山掌门的风范。也不知道师傅是怎么想的,把扶风交给你来养,结果教出来个小不正经。”

清虚道长和苍明长老都是上一任蜀山掌门的入室弟子,是亲师兄弟俩,两人可谓知之甚深。

清虚道长也不生气,满脸笑意。

“是是是,苍明师弟教训的对。那敢问师弟,扶风这个借口用了不下三四十遍了,你怎么每回都上当呢?”

苍明长老:“(ˉ▽ ̄~) 切~~”

                           

原创文章,作者:公子不爱吃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ogotyd.com/books/19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