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寞 魏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不会撒娇》最新章节

小说:我不会撒娇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南刚刚

角色:江寞 魏延

简介:十七岁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的年纪。沈朝寒却独自沉沦,奢靡度日。从前有人告诉他,就算你身处万丈深渊,也会有人纵身一跃将你拽回光明。他不信。直到一天,一个被篮球砸到的女生轻佻又不羁的站到他眼前:“小孩,不给姐姐道个歉吗?”

我不会撒娇

《我不会撒娇》免费阅读

九月,开学季。

加桔七中的大门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在一个几乎没人会留意的大树后,一男一女正在僵持。现场气氛很乖,两人板着脸对视,谁也不愿主动说话。

片刻后,终究是魏延妥协,他伸手揉了揉面前女生的头发,安抚般的开口:“江寞,你自己一个人要多注意些。”

江寞的长相不符合现在的审美。她眼睛走势平直,还有些三白眼,整体五官都不算标准,组合在一起反而有些说不上来的韵味,用几年后的流行话术来说的话,就是一副厌世脸。

她给人的第一眼是相貌平平,但偏偏在人群中,你第一个注意到的也是她。不过分张扬的同时,气质足够出众。

唯一的不足便是那双眼睛,黯然无光。

“知道了。”江寞开口,声音和她这个人一样沉闷。

又是一阵沉默。魏延从来就不擅长和这个妹妹交谈。她不爱主动说话,总是喜欢自己一个人,魏延有心想与她多亲近却也是无能为力。

江寞瞥了眼时间,开口提醒:“公司不是还有事吗?”

魏延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江寞的言外之意很明显,无非是想赶他走。

他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假装听不懂:“怎么?哥哥想多陪陪你,不行?”

江寞懒得客套:“可我心情不好,想自己一个人呆会儿。”

阳光透过层层树叶打进来,照在了江寞的脚边,她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这细微光线。

魏延跟着向前一步,目光停在江寞如死水的双眼上,语气像平常一样温柔:“和我说说?”

“我不喜欢明知故问。”江寞抬头,和魏延对视。

“江寞。”魏延确实是在明知故问,也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他在心里思虑了片刻,最后还是打算和她好好谈谈,“我想帮你。”

闻言,江寞冷漠的脸有些垮掉。

“魏延。”毫无波澜的呼唤。

魏延心里不由得一紧,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流逝。

“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你从来就没有信任过我,我们也没必要继续惺惺作态。”

眼前人这坚定不移的模样一下子就渗入到了魏延的内心,让他想起来第一次见到江寞的时候。

她15岁。

他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江寞的自尊心,想把她培养成像魏念之那样知书达理的女生。

可是今日江寞气势汹汹毫不退让的一席话,让魏延怀疑自己当初看走眼了。

她的风骨卓然,不甘屈服都让魏延大跌眼镜,甚至认为她本该就是那样的。

这样的江寞让他不能发一言。

眼看着江寞的情绪好转,魏延才出声缓和气氛:“明天才上课,我先带你去熟悉环境。”

江寞置若罔闻,眼皮都懒得动。

魏延微微皱眉,有些不悦:“听话。”

——

南岸市的天气变化莫测,今日便是烈日如火。

不知不觉已经开学两周了,学生们也慢慢收起了玩心,适应了学校的氛围。

当然,个别学生除外。

加桔七中后门外不远处有一片枫树林,据说是初代校长为了恋人种下的。

这个传说常常被女同学们挂在嘴边,也就渐渐在学校里传开了。

此时正有几个高大的男生将一个高三的男同学堵在了这片枫树林的出口处。

陈晓胥站在这个废青的面前,嘴里叼着根没点着的烟,拿着银灰色的打火机把玩,嗤笑道:“学长,听说你骚扰了我们班的女生啊。”

这位学长被吓得双腿发软,几乎要跪下来,颤抖的看向陈晓胥身后那人:“寒哥,求…求您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阳光透过枫叶打在了地上,星星点点煞是好看,而这棵沐浴阳光的枫树上靠着一个睡眼惺忪的少年。

沈朝寒缓缓抬起了眼皮,居高临下的盯着浑身发抖的学长,漫不经心的开口:“你声音真难听!”

沈朝寒无视了那废青发出的惨叫声,靠在枫树上眯了会眼。

待陈晓胥揍完人打算喊沈朝寒的时候,发现他仍在闭目养神。

由于这幅画面太过于美好,陈晓胥不忍唤醒他,转头和李聪说道:“我他喵要是女的,我就死命追寒哥,追不到也要把他睡了!”

“你变成女的也好看不到哪去,寒哥眼光那么挑,能看得上你?”李聪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

“唉,寒哥眼睛长头顶上的,杨大校花他都看不上。”陈晓胥不由得好奇,“难道是?!”

李聪拼命给陈晓胥眨眼,可惜他沉浸在自己的设想中无法自拔:“如果寒哥取向真不正常那咋办?我们还是要赶紧给寒哥介绍个对象,免得寒哥真弯了。”

李聪看着陈晓胥身后那张冷下来的脸,觉得陈晓胥要凉!

“谁不正常?”一个清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不是,寒哥!”陈晓胥觉得自己这次真的要玩完,急忙转身解释,“我们开玩笑呢!呵呵。”

沈朝寒压根不在意陈晓胥的话,他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今天课不上了,回家补觉。”

沈朝寒是真任性,说走就走。

剩下的人都打算回去上课,陈晓胥走在前头点了根烟,侧头问李聪:“阿聪,那废物骚扰的那个女同学怎么样了?”

“她啊。”李聪仔细想了想,“人家小姑娘受了挺大惊吓的,不过这事儿没什么人知道。”

陈晓胥停顿片刻,又说道:“恩,这事儿我们兄弟几个知道就成。让他们嘴都严些,不要走漏风声,不然那小姑娘以后也不好做人。”

李聪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午休时间。

江寞带着耳机坐在饭堂的一个小角落。

你能吐槽七中的老师吝啬穷酸,但是绝不能质疑七中的伙食。

七中的伙食可是出了名的好,别人学校都是因为学习成绩学习环境上的电视,偏偏七中不走寻常路。

成为了唯一一家因为伙食好被新闻报道的学校。

江寞周围没什么人,因为她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就很不好相处的模样,周遭未成年的学生都不太敢靠近。

然而事实恰好相反,江寞是一个几乎没有脾气的人,这和经历有关。

江寞吃好了,收拾东西正打算离开,电话就响了起来。

是魏晋,魏延的父亲,她的继父。

“喂,叔叔。”江寞调整好心态,按下了接听键。

“江寞啊。”魏晋的语气如同他这人一般薄情寡淡,“念之她出院了,医生说没什么大碍。”

江寞没搭话。

“叔叔知道,这件事你受委屈了。”

魏晋的话清楚的落入了江寞的耳中,她还一度认为是自己听错了,不确定的询问:“叔叔?”

“叔叔虽然说是老了,但是心还没瞎。”魏晋是真的心疼江寞这个孩子,“叔叔虽然才和你相处四年,但是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叔叔,我…”江寞张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她向来不会说话。

“你报个国外大学吧,生活费这些叔叔全部承担,直到你大学毕业。”

                           

原创文章,作者:南刚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ogotyd.com/books/19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