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神大人,你家王爷又发病了》神大人 何音音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灯神大人,你家王爷又发病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眠停

角色:神大人 何音音

简介:【剧情轻松日常搞笑甜度拉满】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灯神,无意间进入了往生池中的花盏内,桃花劫?逃不掉的命运,面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又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连续不断的线索、被安排的任务,在一个一个任务完成后,真相是否会浮出水面?她只是想好好活着,却无奈被牵入先皇的棋局之中,纠缠、离去、相逢,两人的情感又会走向哪个方向?“你永远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灯灯,永远。”“呵,你就只会威胁人吗?”

灯神大人,你家王爷又发病了

《灯神大人,你家王爷又发病了》免费阅读

灯灯像往常一般在往生池旁行走,她的步子迈得慢悠悠的,偶尔踢到小径上的石子,石子打了好几个滚掉进了水池子里,“扑通”一声,惊扰了池中鱼儿。

“灯神大人,天色已晚,还不回殿里歇息吗?”往生池里的红锦鲤吐着泡泡,对岸上的女子说道。

“无碍。”灯灯说完,便挥袖向池中撒了一种白色粉末。

无形无味,随风飘散,浸在水池中。顷刻间,池面的花盏泛着荧光,随波逐流之间宛如黑夜里的萤火虫。

做完这项工作,灯灯舒了一口气,抬眸看见月挂树梢,心中想着该回殿休息。

“我去睡觉啦,明日来看你们。”

灯灯看着池中争食她刚刚撒下去的白粉的鱼儿,双手交握举于头顶之上,伸了个懒腰。

她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灯罢了,却阴差阳错修成了仙,被天上派来守着这一个水池子,一日复一日地巡逻与撒白粉,灯灯觉得无聊极了。

不过也有些许趣事,这往生池上地花盏上镌刻着人世间的情爱纠葛,灯灯对此很感兴趣,常常提取花盏中的休息回到自己的殿中,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细细地看。

今晚看谁的故事呢?

看着池子中央最亮的那一盏,就它了!

灯灯打了一个响指,之间浮现了一缕温暖的光,那是她的灯光,灯光往着心中想去的地方飘去,来到了最亮的那一盏旁边,钻入花盏。

灯灯感受到了一股暖流流入了她体内,破碎的画面断断续续闯进她的脑海。

差不多了。

灯灯收回了她的灯光,正准备走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突然倒在了地上,池中的鱼儿都被吓坏了,恨不得跳上岸去将灯神扶起。

*

好冷,灯灯觉得她现在就像是置身于冰岛之上,那种寒意犹如冰锥刺入骨缝,她缩了缩身子,努力将自己整个人抱成一团。

她明明是一盏灯,怎么会感到怎么冷呢?

灯灯小巧的脸出现迷惑的神情,秀气的眉眼也变得皱巴巴的。

“灯神大人,灯神大人……”

灯灯听见了有人在叫她,她晃得一下睁开了眼睛,周围安静得怪异,连个人影都没有。

“谁?”

灯灯听到了自己颤抖得声音。

不是她怂,她区区一个打酱油的小神仙,法力那么弱小,现在又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她没哭出来就已经不错了!

灯灯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这里是哪?有点眼熟,倒是有几分像她今晚在往生池里提取的那一花盏里的景象。

花盏…..

灯灯拍了一下脑袋,这房子的摆设怎么和那花盏里的一模一样?难道她入了幻境?

“灯神大人。”

灯灯再次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不是幻听,那古老又神秘的声音宛如在她耳畔,不断萦绕。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不现出真身来与我交谈,莫不是怕了?”灯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以为自己很酷地说。

事实上,她内心慌得要死,藏在衣袖里的手疯狂地在抖。如果仔细听的话,就会发现她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

“呵呵。”

笑声过后,一位身披白色长衫的老者出现在了房间里面,“灯神大人不必紧张,老朽今日来是有要事要谈。”

“哦?”

看到人后,灯灯也放下了警惕,这位老人家跟她有过一面之缘,怎么说呢,也算得上是她的上面的人吧。

“不过现在看来,老朽还是来迟了一步。”

无虚抚着他的长须,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近日来,往生池中的花盏蠢蠢欲动,越来越不安分了。”

灯灯点了点头,不过,无虚大人,您那叫来迟一步吗?我都进来这个鬼地方了!

当务之急就是离开这个鬼地方,灯灯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冷静地说:“无虚大人,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才能离开这个地方呢?”

“你现在是离开不了的。”无虚淡淡地说。

“为什么?”

“我此番前来就是来告知你这件事情的。”无虚拄着拐杖缓缓地走到灯灯面前,说:“往生池中有一怨气极重的花盏,同时,它也是你命中必有的一劫。”

“劫?桃花劫吗?”

想到了她之前看过的那些花盏里的故事,灯灯脱口而出。

无虚抬眸看了一眼面前冒着粉色泡泡的丫头片子,摇了摇头,语重心长说道:“也可以这么说,倒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如此期待,灯神大人,桃花劫并非桃花运啊,它是会要了人的性命的。”

“多谢无虚大人的提醒,那么现在我该怎么办?”

“找到命中劫数之人,接下来的事情就由你去完成了。”

无虚看向窗外,月光倚户,风平浪静的夜晚因灯灯的到来会有所改变吧,毕竟主人回来了。

“就这样?”这下灯灯震惊了,这么简单,找个人有什么难的?

“嗯嗯,只要你能活着离开。”无虚转身,将视线重新放回了灯灯身上。不知想到了什么,无虚皱眉,有些紧急地说:“灯神大人,我的时间到了,先告辞了。”

“保重。”

说完这一句话,无虚的身子就化为幻影,消失在了夜色中,房内又只剩灯灯一个人。

“好。”

灯灯回到自己的床铺上,终于能静下心来好好看一下这个世界了。

房子不大,房内只有几件不像样的家具,三条腿的凳子,被虫子蛀空内里的桌子,几块木板搭建起来的床……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她现在的处境了。

这种环境,她还没有被劫数弄死,就先饿死在房中了。

算了,先睡觉吧,明天再去找她那命中劫数之人。

灯灯实在是困得不行了,身子一碰到床便入了梦。

此日凌晨,天月将白,灯灯还没有睡够,便被一阵阵敲门声吵醒,与其说是敲门,砸门倒是更符合现在的情况。

“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灯灯从床上爬起,不耐烦地去开门。

别说,这门看起来怎么破,居然没有被砸烂?

“咔哒”一声,门在灯灯与敲门的丫鬟眼里,裂成了两半。

她的门!

灯灯看向面前的几个丫鬟,杏眼微瞪,怒声道:“你赔我门!”

通过昨晚的梳理,她大概了解了一下这个世界的关系网。她是当朝王爷的情人,她当初被捧得多高,现在就摔得多惨。

现如今最得宠的何音音就看不惯她,时常过来找她麻烦,给她使小绊子。

这个破房子也是何音音丢给她的。

“俗话说,虎落平阳被犬欺。”敲门的那个丫鬟嚣张地说,一个失了势的主子,有何畏惧?她回头示意了一下身后的丫头,对灯灯使唤道,“今日之内将这些衣服都洗了!”

丫头将她们手上的木盆放在了灯灯的房间门口,又回到了那个敲门丫鬟的身后。

“呵~”灯灯扯了一下嘴角,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

那个敲门丫鬟被她直直的视线盯到心里发毛。

不慌,只不过是一个不肯低头的丧家犬罢了。想到这里,敲门丫鬟壮了壮胆子,继续差遣道,“看什么看,干活去!”

“噢~这么说,你就是那只狗?”灯灯像是恍然大悟,发出了感叹。

“你!你说谁是狗!”

敲门丫鬟恼羞成怒,右手高高举起,划破空气,直直地往灯灯漂亮的脸蛋呼去。

说时迟那时快,灯灯抓住了丫鬟的手腕,语气凌厉地说:“老虎死了也是老虎,不要忘了,谁才是主子。”

说完狠狠地将丫鬟的手甩掉,只留下一句“到处咬人的疯狗”。

“何事如此热闹?”

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飘进灯灯的耳中,她愣了一下。

                           

原创文章,作者:眠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ogotyd.com/books/19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