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界杀手,有点东西》小说最新章节,安琴,冷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冥界杀手,有点东西

小说:玄幻

作者:有余鱼

简介:冥界杀手,内部称杀手,外部又称,冥王的走狗。  冥界杀手以接收冥界任务,杀逃出冥界到人界的冥鬼和冥妖为生。  注意冥妖和冥鬼擅长伪装,伪装成各种古怪案件,所以冥家杀手也需要侦查、推理、观察能力。  能胜任冥界杀手的多性情暴戾,凶残好斗,古怪,狂傲。所以冥界杀手,杀冥鬼和冥妖,同样也自相残杀。  主角叫若非,也是一名拽哥,执行任务千年,已是一枚千年老妖。生前是一名战士,战场杀人无数,杀胚在世

角色:安琴,冷冷

冥界杀手,有点东西

《冥界杀手,有点东西》免费阅读

暗无天日的荒野,诡秘的四周,有一大片竹林之地,却灯火通明。

竹林深处有座别墅,当地人称为鬼宅,鬼宅内住着一个会吸人魂魄的竹明鬼。

透过竹林,往里走,别墅内,在举办一场盛大的酒会。

来往的宾客穿着华衣美服,在舞池里摇曳着身姿,男男女女洋溢着陶醉的笑容,仿佛沉浸在一场极乐盛宴之中。

别墅的主人穿梭在人群里,与各地的宾客碰杯敬酒打照面。

主人是一个貌美的中年女人,身穿一袭宝石蓝长裙,风情万种。

她身旁环绕着各种年轻俊美的男人,对她百般献殷勤。

女主人笑意盈盈,和身边的人三言两句后,又往另外的熟人方向走打招呼。

女主人握着酒杯,摇摇曳曳的踏着高跟鞋,到一处空地,这时她身边走出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揽过她的腰,在她耳边亲昵。

女主人发出清脆的笑声,这个中年男人贴在她耳旁说的话语格讨她欢心。

就在女主人喜悦之余,目光随意一转,却无意间瞟到一个人,顷刻间,定住了目光,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个人和整个酒会格格不入,他没有身穿正装,而是穿着普通的外套、t恤、裤子和球鞋,一身的黑色,就如他的瞳孔一样幽暗深邃。

他看上去是一个20岁有余的年轻男人,却有着一种独特老成的气质,如同经过岁月磨炼一般的稳重,眼神有一点淡漠和疲惫,偶尔会流露出一些不耐烦的情绪。

这个男人坐在一张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只手豪迈的搭在椅背上,一副散漫而肆意张狂的做派。

他嘴里吃着糖,脖子上挂着耳麦,另一只手把玩着一根立在地上的棒球棍,用略带无神又充满杀意的目光,死盯着女主人。

可是这个年轻男人却令女主人开始恐慌。

一旁的男伴察觉到异样,跟着女主人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一把空椅子,却什么都没看到。

他疑惑的抱住女主人的肩问:“安琴,你怎么了?那边那把空椅子有什么问题吗?你为什么一直盯着看。”

安琴猛然间瞳孔收缩,往四周一转,发现没有人注意到那个坐着的年轻男人,唯有她自己。

她确认了整个晚会只有自己能看到那个男人后,顿时心中生起一股寒意。

年轻的男人不急,而是看了眼手中的怀表,拿过来棒球棍轻轻在自己手掌心敲打,缓缓的站起来对女主人道:“我只给你一分钟的时间。”

她被年轻男人的起身动作,惊吓的面无血色,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于是颤着双唇抓着男伴发出惨烈的叫声:“快逃!”

随后安琴甩开男伴,不再做解释,只见她紧盯年轻人过来的方向,恐惧极了,脚步急迫往后退,慌慌张张的往后门方向跑走。

男伴被一甩开,一脸的茫然,对此刻发生感到不知所措。

而整场酒会的宾客都停了下来,被安琴突如的动静吸引了目光,诧异的聚集到一起,议论纷纷。

“9,8,7,6,5,4,3,2,1。”

年轻的男人数着怀表,刚好到时间,他吃完了糖,把垃圾往旁边的垃圾桶里随手一丢。

他身后的人没有一个人能看到他,除了那个逃走的安琴,就是他的目标。

随着安琴逃走的方向,年轻男人走到一处长廊,做好了预备起跑动作,在回荡在舞池里的古典爵士音乐里找节奏。

音乐到高潮部分,年轻男人一起步,脚步轻盈,迅疾的一闪而过,不过一转眼就追到了安琴,拿起手中的棒球棍猛烈的给了安琴腿上就是一棍。

“啊~~~”

安琴发出一声痛叫,被打倒,摔在了草地上,那只被棒球棍打中的右腿竟然出现了溃烂,开始慢慢扩散到整个大腿根。

年轻男人走过来之际,安琴硬生生将自己的大腿折断,一改优雅的面容,忽的脸孔一扭曲,变出一张血盆大口,想要咬住年轻男人的脖子。

年轻男人的一偏身,轻而易举躲开安琴的脸撕咬。

安琴趴在地上,四肢嘎吱作响,开始发生剧烈的变化,像一只爬行的野兽,凶狠的瞪着年轻男人,发出嘶吼的声音,企图吓退他。

年轻男人握紧手中的棒球棍,反而后一步借力大踏步冲了上来,就要击打安琴。

安琴也随之冲过去,用手指变出的如刀刃般锋利的指甲想要划断年轻男人手中的棒球棍。

哪想知指甲刚触碰棒球棍就要划破的时候,突然有一抹紫光从她眼前一晃。

安琴看过去,年轻男人握住棒球棍的那只手上,戴着一枚紫光的星石戒。

等安琴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在指甲接触棒球棍的一刹那,她的半边身子直接溃烂。

“不~~~”

安琴痛苦倒地惨叫。

但那个年轻男人一刻都不会放过她,安琴只能勉强拖着另外半边身子往墙上爬,企图从楼顶爬走。

年轻男人紧跟其后,脚蹬墙面,一下跃起,抓住安琴的脖子,将她整个人往下一甩。

安琴被重重的甩在地上,全身筋骨断裂,已经不得动弹。

年轻男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又跳下来,走了过来,提起安琴的脖子,把她的头往墙上重重的撞击,一下,两下,三下。甚至凿出了一个坑。

更诡异的是,这样的撞击,安琴的头本该血肉模糊了,可看样子却安然无恙。

安琴持续发出尖刺的叫声,年轻男人听得心烦意燥,只能把脖子上的耳麦戴上,继续把安琴的头颅往墙上撞。

最后墙面倒了,年轻男人才松开了手。

墙面倒了,里面有一个狭小阴暗的地下室,地下室里有一群人。

这群人,男男女女,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寄存在地下室里,个个骨瘦如柴,萎靡不振,眼圈发黑,像一具具骷髅,已经是半死不活状态,表情却一派享受的狰狞笑着,一动不动,没有反应。

而后竹林里的别墅消失,奢华的酒会也在眼前烟消云散,一切都是幻像。

只剩一个孤零零的荒废老旧房子,凿开墙面一看,房子底下是一个发臭的地下室。

对照过去,地下室那如同行尸走肉的一张张面孔,就出现在幻像里的奢华酒会的男女当中。

显然这群人在做一场幻梦。

揭露一切后,年轻男人眼光注视着地下室的那个灯泡。

背后的安琴也显露了真面目,她的四肢用竹子拼凑,头颅却中年女人的骷髅头。

她是一个冥鬼。名叫竹明鬼。

顾名思义,冥界里逃出来的鬼。

而这个年轻男人,

“冥界杀手,若非。”

若非介绍了一下自己。

冥界杀手,专杀冥鬼。

安琴哭着跪在地上祈求若非:“求你不要杀我,我没有逼他们,是他们诱惑我,让我麻醉他们的。”

“他们说可以给我一个完整的人身,给我一个人的身份,我才答应麻醉他们,给他们一场美好的幻想。”

安琴想若非给自己一条生路,虽然她是冥鬼,但她没有主动害过人,反而是人主动诱惑她。

“为什么要你去麻醉他们。”

若非冷漠问道。

“他们中有受疾病缠身,有生活不如意,遭遇不幸的,所以他们消解痛苦,在幻想的美好里生活。几年前,有人无意间来到我的竹林间,触碰到了我的刺,麻醉了自身,发现了我。然后陆续有一群人过来祈求我帮助他们。”

“所以他们也越来越依赖你了?”

“是的,不过这不是我的本意!但我就想有具普通的人的身躯,好好生活!”

安琴的语气很是诚恳,一副凄惨的模样,妄图引起若非的怜悯。

可若非冷冷道:“不好意思,哪怕你有了一个人身,你照样是冥鬼不是人,而我接到的任务里,依然要杀了你。”

安琴听完若非的话,自知没有回旋的余地,于是一改柔弱样,变得凶神恶煞起来,发出刺耳的声音:“你不过只是冥界的走狗!一个替死鬼!你以为你比我好在哪里吗!”

                           

原创文章,作者:有余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ogotyd.com/books/3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