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国之君,却被女帝判了死刑张若玄,欧阳楚南,我,一国之君,却被女帝判了死刑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一国之君,却被女帝判了死刑

小说:玄幻

作者:白色茶叶蛋

简介:开局被个活了亿万年的女帝盯上,判了死刑,是种怎样的感受?重生于一介小国国王身上的张若玄,内心只有一点点慌乱。好歹他是重生者,身怀系统,又何惧之有。若干年后,张若玄怀抱着曾经那位至尊无上的女帝,男子汉气概十足:“小姬子,帮相公揉揉腿。”女帝娇嗔:“好的呢,相公。”见此一幕,那些活了千亿年的老怪物,纷纷惊呆了下巴。

角色:张若玄,欧阳楚南

我,一国之君,却被女帝判了死刑

《我,一国之君,却被女帝判了死刑》免费阅读

“烟尘国国王张若玄,以下犯上,当众觊觎女帝美色。女帝有旨,烟尘国与张若玄,两者之间,一个月以内,一个也不得留!”

随着一声令下,天罗大陆的最高权力者,女帝天姬,乘坐九条金色古龙拉载的血纹神轿,往寝宫的方向飞驶而去。

血纹神轿之中,女帝天姬那张亿年冰寒冷脸,仍旧泛着明显的不悦:“我天姬坐镇天罗大陆亿万年,见过无数男人,可昨日,却被区区一介蝼蚁,夺去了初夜。”

“早知会犯这种天大糊涂,那瓶湛蓝佛台,我就不该贪杯!”

天姬心中生出了万分悔意,那对放在平日,傲慢至极的眸子,此刻更是破天荒的,隐隐有了些湿润。

…………

天罗大陆,偏北地区,百姓不足一亿的无名小国,烟尘国,就坐落于此。

烟尘国皇宫,修建的也较为简洁,几乎全是用切割好的大块理石,和粗壮精木搭建而成。

跟女帝天姬那座全是神器的宫殿,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皇宫内,国王寝宫,金丝绸缎铺就的寝床上,国王张若玄,刚清醒过来不久,一张俊俏的脸颊上,多少泛着些懵逼。

“昨日半夜,隐隐约约,好像有个女人闯了进来。”

张若玄抚摸着自己后脑勺,皱眉认真回想:“记得当时,她二话不说,就把我给推倒了,还一个劲的强吻。哪怕我死命反抗,终究也还是没能逃过,她那强悍无比的意志力。”

“也真是够倒霉的,正好才刚穿越过来,就被个小娘们强上了!”

张若玄内心,多多少少有些不悦,哼道:“好歹我也是这烟尘国国王,手下管理着一亿子民。就这样的身份和地位,哪有女人推我的道理,要推,也是本王推她才对吧!”

没错,这正是张若玄不悦的理由。

作为一名来自二十一世纪,堂堂大夏国的十大杰出青年之一,张若玄自然也跟大多男性一样,希望在男女关系这种事件上,能够更加占据主导的地位。

“要不是看你长得漂亮,身材也是本王钟爱的那种,昨夜那些事,本王非跟你这小娘们深究下去不可!”

尽管内心美滋滋,表面,张若玄却仍是一副道貌岸然的姿态,不悦哼道。

没办法,谁让自己现在已摆脱平平无奇打工人的身份,摇身一变,穿越成了管理着一亿子民的一国之主。

站的位置越高了,所做的事情,自然也要越发的具有逼格,不能太过庸俗。

“陛下,微臣有要事求见,此事关乎整个烟尘国的生死,还望陛下能够及时接见!”

清醒过来,张若玄刚准备叫几个白嫩小宫女,为自己洗漱穿衣,寝宫外头,国师欧阳楚南的声音,却赫然传来。

说的铿锵有力,语气中,还夹带着明显的急迫。

在张若玄本身记忆中,国师欧阳楚南,一直是个心思缜密之人,很少会将情绪写在自己脸上。

大清早打搅皇帝美梦,这种以下犯上的错事,更是从未有过一次。

今日,他却破天荒的做出反常之举,可见他口中所说的要事,绝对非同一般。

张若玄一把拽过旁边的丝绸大衣, 披在身上,面色转变威严,彰显出不凡的帝王之气,朗声道:“进来吧,本王倒要听听,国师口中的亡国要事,究竟是因何而起!”

“谢陛下!”

欧阳楚南九十度弯腰行了个帝礼,寝宫门口的两名小太监,缓缓将门推开。

欧阳楚南弓着身子,大步而入,行色匆匆,面色略显苍白。

来到寝床,他又是按照规矩,行了帝礼,恭敬道:“微臣参见陛下。”

“打搅到陛下就寝,是微臣之错,陛下要罚要责,微臣绝无半句怨言。”

张若玄要听的可不是这些废话,大度摆手道:“国师起来吧,不必如此自责。说说看,是何人胆敢这般放肆,竟要亡我烟尘大帝国!”

张若玄板着一张臭脸,带着明显的不悦。

欧阳楚南这才起了身,一张老脸无比凝重,神经紧绷道:“陛下,要灭我们烟尘国的,并非无名泛泛之辈,而是咱们天罗大陆,活了亿万年的至尊强者,女帝天姬!”

听到这话,张若玄神色微微一愣,第一时间,竟是没有反应过来。

大脑空置了几秒,才张嘴不悦质问:“国师,你莫非是在跟本王开玩笑?”

“我与那女帝天姬,素昧平生,她管她的天罗大陆,我做我的一国之主,世世代代以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好端端的,她大脑又不是抽了筋,干嘛要跟本王这个小小的国王过意不去?”

欧阳楚南一张老脸仍旧凝重,老眉紧锁道:“陛下,微臣所言,句句属实,绝无半句假话。”

“就在半个时辰之前,与我们相邻的北冥国,就已代替女帝出征,以绝对的实力,把我国镇守北部边境的十万战士,全给清除了!”

“以北冥国的实力,要一直照这股气势打下去,不出半月,我们烟尘国,就将会彻底消失在天罗大陆的版图之上啊!”

说到最后,国师已经被吓得老泪纵横,魂都快没了。

张若玄的状态,也没好到哪去,瘫坐在寝床上,目光空洞。

没想到事情发展的如此迅猛,镇守在北部边境的十万护国战士,竟然都被打没了。

以前,烟尘国军事哪怕不强,也能世代安稳发展,是因为女帝天姬有令, 任何国家,都不能擅自发动战争。

若有不从者,便会将其在天罗大陆的版图上除之。

碍于恐惧女帝天姬的权威,天罗大陆各地数不清的国家,才会乖乖的安分守己。

而现在,女帝公然下令,要将烟尘国和国王,一并除之,本就军事不强的一个微弱小国,又怎会抵挡的住啊!

“玛德,才刚穿越过来,就睡了一个妹子,还是被对方强推,就被个恐怖的女帝公然处死。”

张若玄欲哭无泪,心中狠狠吐槽:“我在前世也就同时交往十几个妹子,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为何就要遭受如此巨大的报应!”

“理由呢?理由是什么?”

清醒过来,张若玄瞪大双眼喝问:“女帝天姬是个讲理之人,心中一向爱好和平,她要灭我烟尘国与本王,总该不会是任性而为吧!”

欧阳楚南抬了些头,看了看张若玄几秒,嘴唇蠕动,欲言又止。

张若玄大喝:“国师,你磨磨唧唧作甚,快快跟本王如实交代!”

欧阳楚南等的就是这句话,如实供出:“陛下,女帝天姬,要灭烟尘国和陛下您的理由是,因为陛下您当众觊觎了女帝美色。”

“惹得女帝心生不满,才在怒意驱使之下,下了这道亡国之令!”

闻言,张若玄当即就是大声反驳:“一派胡言!本王都说了,我与那女帝,素昧平生,连她长什么模样,有几只眼睛,几根毛,都毫不知情!”

“本王又岂会当众觊觎她美色!”

这种时候,欧阳楚南哪还有心情争辩,苦着脸道:“陛下,无论您有没有觊觎,女帝的亡国之令,已是公布于整个天罗大陆。”

“女帝之令,无人敢不从。由此也说明,陛下与我们烟尘国,都必然会在极短时间之内,彻底消失在天罗大陆的版图之上。”

“绝无一丝挽救的可能。”

话落,国师已是面若死灰,仿佛丢了魂,看不到一点生机。

张若玄的脑海之中,此时也是轰然一声,将张若玄本人脑海印象中的女帝天姬,与昨夜那个强行推倒他的绝美女子,联合在了一起。

这一联合,张若玄惊悚的发现,女帝天姬和脸,与昨夜那名绝美女子的容颜,竟是长得出奇一致。

顿时,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张若玄心头:“莫非,昨夜将本王强行推倒的那名女子,就是那活了亿万年的女老怪,女帝天姬……”

张若玄知道,他的想法,基本百分百属实。

否则,绝不会激起女帝天姬要将他与烟尘国,一并除之的滔天怒火。

“可昨夜,明明是你这女老怪迫切想要啊, 本王都无力反抗。”

张若玄心中喊着大冤:“做人哪能这般不厚道,享受的是你,出力的是本王,完事之后,你这女老怪,竟还觉得亏了,还要将本王处死。”

“就你这三观和品德,还有什么资格做那高高在上的万古女帝!”

“依本王看,你这女老怪,连本王宫中的一个小婢女都不如!”

吐槽归吐槽,张若玄心中却仍然清晰意识到,他依然改变不了现有的局面。

要他再不获得穿越者们都必备的金手指系统,不出半月,他和这偌大的烟尘国,都必将烟消云散。

“叮咚!恭喜宿主,光荣成为史上最悲惨国主之一,该行为使您成功激发了凡人签到系统。”

“哈喽,宿主,您好,本系统乃凡人签到系统,每天都可自行签到一次哦。”

“初次见面,请问宿主有什么需要本系统为您服务的吗?”

                           

原创文章,作者:白色茶叶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ogotyd.com/books/3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