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老陈,老张《字母》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字母

小说:悬疑

作者:Daybreaker

简介:大学校园本该是朝气蓬勃、令人向往的,但是却在那一天之后被打破了宁静。厕所里的一具尸体拉开了这场较量的序幕。一个幽灵手持利刃,一个又一个学生成为了亡魂。每一个杀戮现场,都透露着说不出的诡异……那个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往事不会随风,只会永远埋藏在人们心里。人之初,性本恶……暗潮涌动,乌云密布,谁能赢?

角色:老陈,老张

字母

《字母》免费阅读

引子

人的皮肤之厚,大概不到半分,鲜红的热血,就循着那后面,在比密密层层地爬在墙壁上的槐蚕更其密的血管里奔流,散出温热。于是各以这温热互相蛊惑,煽动,牵引,拼命希求偎倚,接吻,拥抱,以得生命的沉酣的大欢喜。

但倘若用一柄尖锐的利刃,只一击,穿透这桃红色的,菲薄的皮肤,将见那鲜红的热血激箭似的以所有温热直接灌溉杀戮者;其次,则给以冰冷的呼吸,示以淡白的嘴唇,使之人性茫然,得到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而其自身,则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这样,所以,有他们俩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对立于广漠的旷野之上。

他们俩将要拥抱,将要杀戮……

路人们从四面奔来,密密层层地,如槐蚕爬上墙壁,如马蚁要扛鲞头。衣服都漂亮,手倒空的。然而从四面奔来,而且拼命地伸长脖子,要赏鉴这拥抱或杀戮。他们已经预觉着事后自己的舌上的汗或血的鲜味。

然而他们俩对立着,在广漠的旷野之上,裸着全身,捏着利刃,然而也不拥抱,也不杀戮,而且也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他们俩这样地至于永久,圆活的身体,已将干枯,然而毫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路人们于是乎无聊;觉得有无聊钻进他们的毛孔,觉得有无聊从他们自己的心中由毛孔钻出,爬满旷野,又钻进别人的毛孔中。他们于是觉得喉舌干燥,脖子也乏了;终至于面面相觑,慢慢走散;甚而至于居然觉得干枯到失了生趣。

于是只剩下广漠的旷野,而他们俩在其间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干枯地立着;以死人似的眼光,赏鉴这路人们的干枯,无血的大戮,而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复仇》鲁迅

复仇,是一道冷却后的美餐。

我只是希望……让有罪之人永远坠入地狱,而不是放任魔鬼游荡在人间……

雨,我讨厌下雨天,雨水就像是一颗颗钢针从万米高空坠落,刺入我的皮肤,直击我的内心,雨水打在脸上的感觉让我作呕!

但是同样,我又喜欢下雨天,下雨天让我更加隐秘,让我更像是一个无形的幽灵,穿梭在罪恶的人间。

无根之水,却洗不掉人间的污秽……

月亮好亮啊,月亮有时候是圆的,有时候是半圆的,也有时候是牙形的……但其实它一直都是圆的而已,只是因为地球和太阳的运动,才让我们看到了它的其他形状……

我不想杀人,我想杀鬼……

那几只鬼……

2001年10月1日,N市师大,国庆小长假开始了。学校里大多数人都回家了,也有不少出去旅游的,平时热热闹闹的大学校园瞬间冷清了好多。

夜幕降临,保安老陈和老张开始了今晚的校园巡查。

巡查了两个教学楼后已经快九点了,老张:“老陈你先去三栋,我肚子不舒服,去厕所蹲一会,马上就过去。”

“行,你快点,这帮孩子不在这的时候学校晚上还挺吓人的你别说。”

老陈一个人拿着手电筒,一步一步去了三栋。已经入秋,晚上风很大,天气很凉,刮的老陈一直打哆嗦。

进了三栋,三栋的灯坏了,使得环境愈发恐怖,老陈拿着手电筒颤颤巍巍往前走,到了楼道中间的厕所。

突然,老陈一不留神滑了一跤,摔了个四脚朝天。

“哎呦我滴妈,这地咋这么滑。”

慢慢起身,揉了揉身子,老陈低头一看,看到走廊地上全是水,应该是从男厕所里面流出来的。

“水管爆了?”

老陈走了进去,厕所里灯光太暗什么也看不清楚,老陈扶着墙慢慢往前走。

突然,老陈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圆咕隆咚的,老陈吓了一跳,以为踩到了蛇,连忙退了几步,拿起灯一照,原来是塑料水管,还在往外流水。老陈拿了起来。

“真浪费,打扫厕所忘关水,还把管子落在这,吓我一跳。”

说着走向前去,把连接塑料管的水龙头关了起来。

就在这时,老陈突然闻到了一股铜臭味儿,像是血腥味。老陈慢慢把头侧过去,看到一个小隔间下面有一点红色的水渗出来,老陈很疑惑,以为还是哪个清洁工造成的,便慢慢打开了隔间的门……

“啊!”

一声惨叫,划破了夜幕的宁静。

老张方便完之后,刚走出二栋就听见了老陈的叫声。

“怎么了?老陈!”

没人回应,老张便马上跑到三栋,刚进去就看到了瘫坐在男厕门口的老陈,老张急忙跑过去,搀扶起老陈。

“咋滴啦你,大晚上瞎叫唤啥?”

“厕厕厕……厕所……”

“厕所怎么了?”

“厕……厕……厕所里面……里面有……有有有”

“有啥呀,你说啊,有鬼还是咋?”

“有死人!”

老张一愣,也将手电筒的光照入厕所,看到了地上鲜红的液体,颤抖地拿出手机。

“喂……110,我们这里……有……有人死了。”

“请说出您所在的地点。”

“师……师大,三……三栋一楼厕所。”

放下手机,老张看向已经吓傻的老陈。

“谁……谁死了?”

“不……不知道,一……一个男的,像是个学生。”

“咋死的?”

“不……不知道,脖……脖子被割开了,俩……俩胳膊都让人卸下来了……”

“我滴妈,这是咋回事儿?,你看清了?”

“我骗……骗你干啥,老惨了,那男娃一身都是血,没……没个人样了都。”

“这学校咋会有这种事儿,这什么世道啊……”

两人说着,不一会便听见了警笛声,警察迅速赶到现场,在场警察向两个保安询问了具体情况,安抚两人情绪后将两人带去做笔录,随后警察进入案发厕所。

那晚的月亮很亮,但是一片乌云飘过,遮住了月亮的光辉。

月亮哭了还是笑了?谁也不知道……

                           

原创文章,作者:Daybreaker,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ogotyd.com/books/38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