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古代少女变成了白痴美人》小说最新章节,顾小秋,顾小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穿越后古代少女变成了白痴美人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张海甜

简介:天生苦命的顾小秋被母亲卖给大户人家冲喜,第二天便成了寡妇,被人一棍子打晕。没想到再睁开眼竟然是一个新的朝代!顾小秋迷迷糊糊懵懵懂懂,看到果冻叫夜明珠,看到火腿叫腊肉,进了电梯就坐下,看到汽车就喊马。幸好她身边有李启阳,李启阳说那不是夜明珠那是果冻,那不是腊肉那叫火腿肠,电梯不是家,汽车不是马……哎,算了算了,自己捡来的妹妹自己宠吧!

角色:顾小秋,顾小冬

穿越后古代少女变成了白痴美人

《穿越后古代少女变成了白痴美人》免费阅读

顾小秋正在山上摘狼牙草,这是她为妹妹顾小冬摘的。妹妹顾小冬身体不好素有咳疾,家里又没什么钱去看病,便用这狼牙草吊着顾小冬的命。家里的顶梁柱是大哥顾四季,他是个镇子上的木工,每天早出晚归辛苦得很,采草药的重任便交给了顾小秋。

顾小秋将后背的背篓拿下来,满满一筐,她欣喜的笑起来:“这些足够小冬喝三天的了。”

顾小秋将背篓放在旁边,自己坐在草地上摸出一个小布包,她小心翼翼解开小布包,里面是两枚碎银子和几十个铜板。这些都是她给镇子上的人做工挣下的钱,已经攒了很久。

顾小秋掂掂两枚碎银子,心里头想,娘身上的衣服破了洞,该换件新的,哥哥的外衣也旧的很,出门在外怎么能不置办一身。还有小冬,每次喝药都苦得皱眉,再给她买些放得住的蜜饯果儿。

想到家人的笑脸,顾小秋抹掉脸上的汗,背起药背篓,向最繁华的小镇走去。

一进镇子,扑鼻的香味,满耳的叫卖声,顾小秋到底是个十七岁的女孩,看着周围热闹也不禁想围上去看两眼。但顾小秋还是很快把视线收回来,她去了成衣铺。成衣铺的裁缝王爷爷是认识顾小秋的,他曾经花五个铜板雇顾小秋做工。

“爷爷!我来拿上次看好的衣服!”顾小秋满脸喜气,精神头也比平常足,老裁缝看她也十分喜爱:“好好好,我给咱们最孝顺的小秋拿衣服去!”顾小秋点点头,第一次坐在了顾客椅子上。

老裁缝将两件衣服给她包起来,他看一看顾小秋身上的旧衣服:“小秋不给自己买一件吗?”顾小秋笑着摇摇头,从椅子上跳下来给老裁缝转了个圈:“王爷爷你看,我这样还可以吧?我就不用买了。”“唉,小秋啊,你凡事只想着别人不想自己这可不好。”

顾小秋将碎银子放在柜台上,拿起包着衣服的小布包:“家人又不是别人,她们高兴我也就高兴了。”

告别老裁缝以后,顾小秋在西边糖水铺买了蜜饯果儿和一小碗甜糖水。她把甜糖水的盖子打开一点点,轻轻的将嘴唇贴上去,一股甜蜜的水果蜂蜜香气飘了出来,顾小秋有点陶醉,闻了一会便盖上。兴冲冲回家去了。

顾小秋回到家,娘没有像往常一样洗衣做饭,而是坐在家里的破木凳上唉声叹气,大哥顾四季也在门口倚着,满脸愁容,见顾小秋回来直接将脸扭转到一边去。

顾小秋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她赶紧把药背篓放在墙角,拿着衣服藏在背后:“娘,哥哥,猜猜我给你们带什么了?”顾小秋仰着小脸期待的看着娘和哥哥,哥哥没理她只是叹口气,娘笑一笑:“我们小秋带什么回来啦?”

顾小秋像个七八岁的小孩,“噔”一声从身后拿出来两件新衣服。哥哥看见这新衣服,感动得眼角冒泪花,顾小秋懂事,凑到哥哥身前用袖子揩去哥哥的眼泪。她又稳稳端起糖水和蜜饯,向屋里走去。

妹妹顾小冬正躺在床上咳嗽,顾小秋心疼的扑过去:“小冬,姐姐给你带糖水吃,里面有梨有蜂蜜有枇杷,可甜了。而且对你的咳疾有好处。来,我扶你起来你喝点。”

顾小秋将顾小冬扶起来,顾小冬不敢看顾小秋,只是突然说:“姐姐对不起。”顾小秋愣住:“怎么了小冬?为什么突然道歉?”顾小冬却一句话也不说了,只是哭,边哭边咳。

娘进了屋拉住顾小秋:“小秋,娘对不住你。”“这怎么回事啊?一个两个都说对不起我,发生什么了?”娘擦一把泪:“江府的那个老员外重病缠身,有人给他算了一卦,卦象上显示东山上的姑娘是福星,娶她可以改命数。江府一行人便来了咱家,看见小秋非要拽着走。娘没办法……小秋她……她身体不好,我没法子啊!”

顾小秋猜到了后面,娘将自己许配给江府了,娘放弃自己了。那个江府的老头已经七十七了,现在还重病,谁愿意嫁呢?嫁过去就是守活寡,一辈子都完了。

她闪着一双大眼睛,呆呆地看向四周,果然在屋子里放着贴了红纸的盒子。

顾四季从门外大步进来,一把扯起顾小秋:“小秋,哥哥带你去别的地方,我们逃走。”顾小秋一脸悲哀的推开哥哥,娘也跪下去搂住顾四季的腿:“不行!不能走!小秋走了,小冬就得去江府!小冬怎么受得了,你们要她死吗!”

顾小秋心里也凉透了,她只是挂着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没想到,娘已经近似疯狂,她跪着爬到顾小秋面前:“小秋,你救救你妹妹,你不是最疼她吗?你去了根本不会死,但小冬去了会出事的!”

顾小秋也跪下抱着娘哭:“别说了娘,我去。只要咱们一家人都活得好好的……”这时,娘用干枯如树根的手摸一摸顾小秋的头:“小秋,其实…娘一直藏着一个秘密。你不是娘亲生的孩子。你是我从外面抱回来的。”

顾四季将娘的嘴捂住,他想解释什么,却只能看着顾小秋的脸色从惨白逐渐变得灰暗,仿佛马上就要化成白灰枯骨随风而逝了。顾小秋从小长在这家里,她从没想过自己不是这个家里的人。十七年的信念突然倒塌,顾小秋将自己关在小房里,已经哭不出来了,她只想躲一会,谁也不要过来。

江府老员外病重,已经起不来了,他们着急得很。第二天一大早,天还黑漆漆雾蒙蒙的就有喜婆婆上山来给顾小秋梳洗打扮。顾小秋眼睛肿的像个核桃,她像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被江家下人提来提去。

是啊,她只不过是为老员外冲喜的,谁会真的把她当夫人看待呢?

一方红色喜帕罩在顾小秋头上,喜婆婆略带威胁的说:“大喜之日不能哭,你注意着点,别冲撞了喜气。”

喜帕下的顾小秋点点头,她被喜婆婆搀起来,走出屋门。待顾小秋在花轿坐定,热闹的锣鼓声立马响了起来。一行人吹吹打打下了山,进了江府。

围观的人们当然有打抱不平的:“这东山上那家姑娘,叫小秋。在我们这里干过活,手脚麻利,人也孝顺。没想到啊,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但江家下人往人群扔一扔喜钱,便没了这种声音,人们都高兴的捡钱去了。只有一个抱着几米布的老大爷没有捡钱,他在人群中瞧了几眼那鲜红的队伍,心里哀伤,又回自己的铺子去。

江老爷爬不起来了,拜堂的时候用一只公鸡代替他,顾小秋便抱着这只鸡回洞房去。

到了洞房门口,喜婆婆一把把鸡夺过去,小声提点:“现在你拜了堂,老爷一定会好起来。你一会进去好生服侍老爷,让老爷高兴。等老爷身体能起来主事了,保准给你一大笔钱和金银财宝。”

顾小秋被喜婆婆推进门,她听到一阵急促的呼吸声,夹杂着咳痰的声音。她把盖头拿下来,看到一个花白胡子的老人穿着喜服躺在床上,若不是这呼吸声,他看起来真像死了一般。

顾小秋倒了杯水给江老爷,她在家照顾顾小冬习惯了,在这里还是照顾病人,江老爷就着小新娘子的手喝了水,呼吸声轻了点,他感激的看向顾小秋。

七十七的年龄了,什么不懂呢?

顾小秋给江老爷用水擦擦手脚,像伺候自己的爷爷那样。江老爷也没有过多要求。见顾小秋趴在床边准备入睡,江老爷拍拍她,指指偏房的卧榻。顾小秋摇一摇头,仍然是在江老爷床边趴着沉沉入睡。

第二天,神的光芒还是没有照到江老爷身上。他死了。

顾小秋刚开始以为江老爷只是在沉睡,但她疑惑为什么那沉重的呼吸声没有了。

她在偏房换了常服,推门出去洗脸,外面的侍女瞧着她出来,诡秘一笑,进去收拾床铺。

顾小秋还没走多远,便听到侍女的惊叫和哭喊:“老爷!老爷!”

江家主心骨江老爷不在了,顾小秋变成了灾星,几个江家少爷围在一起合计着,这丫头克死了老爷,应该陪葬。

顾小秋不知道这些少爷看她的眼神,不知道他们在背后要她去死。她跪在灵堂,离着棺材近近的哭,哭可怜的江老爷,哭自己的命运。突然有人用木棍重击了她的头,顾小秋来不及看后面是谁,便倒了下来。

                           

原创文章,作者:张海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ogotyd.com/books/38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