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太,李正新《重生:回到八零做顶级富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回到八零做顶级富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北方兔兔

简介:重生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挣钱,第二件事挣钱,第三件事,上学。上一辈子没有读大学,一生坎坷穷困,没有结婚也没有存到多少钱。这一辈子 ,一定要做有钱人!

角色:李老太,李正新

重生:回到八零做顶级富婆

《重生:回到八零做顶级富婆》免费阅读

深县是鲁省聊市一个非常贫穷的县。这里土质是沙土,种的粮食都不如其他地方高产,但是这里的人是真的勤劳,辛苦劳作也能获得个温饱。

这一年全国多处发大水;深县地势较高,所以没有被淹到,庄稼虽然没有丰收,但好在麦子已经收了,玉米长得好不好,就看老天爷心情了。

庙西村是属于深县管辖范围的村子。这个村子不算小,有两三千的人口。村里人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自从解放后,连个大学生都没出过,家家户户靠着种地吃饭。

这时候是80年代初,土地已经分产到户。连续两年干旱,好容易今年下雨了,结果又下大了,好好的玉米才间完苗栽好,就被风雨给无情的拍打了。

李西安家五个孩子,其中四个闺女,一个儿子是老大。大闺女叫彩芝,去年已经嫁了。李老太替儿子犯愁,二十七八了还没娶到媳妇儿。这也不怪他,以前家里成分不好,又穷,地主家的外甥富农家的孙子,谁愿意嫁?

李家老大名字叫李正新,个头有一米八几,身高腿长,长得也不错,就是性格比较轴,但学习东西很快,跟着李老太爷学会了木匠活,还会砖瓦匠。

剩下三个闺女,性格各异,李家遗传基因不错,个个都是170以上的大高个儿,不像李老太一米六不到。

“爹,下午我去地里把苗再正正吧。”李正新非常敬重自己的父亲,李西安也特别有架势,以前在部队做过一个小小的官,后来因为身体原因退伍了。

沉吟一会儿,李西安掏出来烟袋点上。吸了两口才说:“去吧,我估摸着下午应该可以进地了,如果还是太湿陷脚,那你再回来。”

李正新答应一声去收拾农具。

三个闺女在家编辫子(用麦子秸秆做的),她们也是闲不住的。一挂辫子可以卖几分钱,她们一人一天可以编一两挂。

“哥,要不然我跟你去吧?”二闺女彩兰长得最像李西安,也非常勤快,做事麻利又爱干净,特别能干,是村里有名的好姑娘。

收拾好农具,李正新背起荆条编得筐子说:“不用,今天我先去看看地里咋样了,要是能下地,我就干会儿活,不行我割点儿草就回来了。”

李老太赶紧把水壶给儿子带上,天气正闷热着,虽然雨停了但是还没放晴。又嘱咐儿子,看天气不好就早点回来。

李正新答应着出门去了。

到了地里看看,果然倒伏的不少,但地里水还没蒸发出去,现在还下不得脚。只能干看着幼苗东倒西歪。

看到周围邻居,也都来看地,这一片儿大家的地都差不多种的玉米,现在情况也差不多了。和大家伙聊会天,李正新就割了一大筐草,草倒是长得极好,生存能力比庄稼好多了。

夏天天长,李正新也是闲不下来的人,又割了好多草放在自家地头垄沟上,家里养着三只羊,其中还有一个快要下崽儿了。

等他把草装到筐子里,天已经擦黑,地里也没人了。

李正新轻轻松松背着一大筐草,腿长走路极快。没仔细看路,拐弯的时候就被绊了一下,差点扑到地上摔个狗吃屎。还好他及时稳住,才没摔倒。

回头看看,地上躺着一个人,黄昏时分了也看不大清,模糊看出是个女子。

地上的女子没有起来,喊了几声也没有应答。李正新赶紧上前去看,似乎人已经昏迷了。

他把筐子放在路边。这里已经离他家不远了,就把这女子背了起来。

此时路上已没人,邻居家估计都在吃晚饭,李老太刚好出来看看儿子怎么还没回家?

就看到李正新背着一个人快步走了进来。

李老太吓一跳,问到:“这是谁呀?怎么了这是?”

把人放在二妹妹的床上,李正新抹把汗,说:“刚才差点把我绊倒,我一看是个女的。估计又是来逃难要饭的吧?”

想到自己筐子还在胡同口呢,赶紧的去背,要不然真丢了也心疼,主要是一个筐子也要李老头做好几天的,丢了还得费功夫。

李老太和叽叽喳喳的女儿们,帮着这女子擦了擦脸和手,刚才可是一脸的灰尘。灯光下看这个姑娘长得不错,尤其是面容真白,就是有些瘦小,和李老太的身高差不多。

“这估计是饿着了,去端碗稀饭来,让她喝点。”李老太已经五十多了,这些年大大小小什么事情没见过,这姑娘脸色苍白,嘴唇干裂,明显的缺水,肯定是走路久了,也没有吃东西。

最小的闺女李虹端了一碗小米粥过来。李老太掐那姑娘人中,姑娘终于悠悠醒转,迷茫的看了下四周。

李老太赶紧先给她喝几口糖水,刚才加糖的时候,她可是挺心疼,但是为了救命也顾不上了。

姑娘缓过来些许,知道自己是遇到好心人了,就要下床道谢。

李老太赶紧拦住:“闺女,你先别下来,小心又没力气晕倒。赶紧的喝碗粥,吃点东西。”

姑娘眼含热泪,接过了粥碗,只见碗里熬的金黄粘稠得小米粥,带着谷子的香气,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也不再矫情,一勺一勺的把粥吃了。把碗放下,直接就给李老太跪下了

“大娘,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救我回来,我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李老太最是口硬心软,看这姑娘也不过二十多岁,和自己家闺女差不多大,当下就制止她行礼,听她口音也不像本地人,就问到:“姑娘,你家是哪儿的呀?怎么来到我们村,是谁家亲戚吗?”

姑娘落泪道出缘由。原来她是豫省人士,名叫雷小青,家里离这庙西村也就一百多里地,十岁时父母双亡,吃百家饭长大的。

前几天发大水冲垮了父母留给她的土房子,村里也有很多人家房子倒塌,实在是顾不住,村里老支书语重心长的说:“小青,你还有没有亲戚朋友可以投奔一下?你看咱们村里,都要饭去了,谁都顾不上谁了。要是你有其他地方的亲戚,你就去找找,好歹找口饭吃。”

雷小青依稀记得自己母亲提过,有个小姨远嫁鲁省的聊市,放下就说:“我还有个小姨嫁到了鲁省,我去投奔她吧。谢谢您,二大爷。”

老支书让家里拿出来十几个二面馒头和几个窝窝头,嘱咐道:“路上省着点吃,咱也没钱坐车,你也不知道路,切记不要随便跟人家走,可别被拐卖了。还有,把这脸弄脏点遮掩遮掩,要不然一个姑娘家指不定遇到啥事了。”

雷小青连连答应着,又谢了老支书,在他担心的目光里,踏上了寻亲之路。

这是雷小青第一次出远门,幸亏从小跟着老支书家的女儿玩,也认得一些字。一路上走走停停,边问边走,带的粮食吃完了,也没有找到她小姨。聊市人口不少,她又不知道详细地址,一路打听,还走迷路了,最后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这庙西村,饿晕了倒在路上。

                           

原创文章,作者:北方兔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ogotyd.com/books/3553.html